第254章 团战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 第254章 团战

第254章 团战 -

“驳回。”
  
  朱俊燊在拿到计划书的第一时间,甚至连封面都没看,就原封不动的丢回给了原诗。
  
  原诗顿时惊诧莫名:“为什么?!”
  
  朱俊燊说道:“你每次带着这个笑容拿过来的方案我都不可能同意,所以咱们还是节省一下时间吧。”
  
  受到这种恶婆婆似的刁难,原诗就如乖巧的小媳妇一边点点头:“懂了,我换个表情。”
  
  而后,她如同变脸一般将笑容撕扯下去,换上悲凄的表情:“院长,你买的股票又跌了!为了拯救破产的断数实验室,咱们唯有依此计行事了……”
  
  虽然明知道这是原诗在故意炫演技,但当她饱含惊惶、茫然地喊出股票又跌了那句话时,大宗师的心脏的确感到了一阵强烈到窒息的收缩。
  
  而原诗却仿佛才刚刚热身,手捧着计划书,用手背抹起了眼泪,又说道:“院长,之前答应给实验室作助理的那位欧阳,被白夜城皇家学院的嬴许大师开了你的十倍工资挖走了。我本来想义正词严去谴责对方恶意高新挖人才,但对方表示那只是皇家学院的大师助理的平均工资……”
  
  朱俊燊已经不得已用手紧捂着胸口,掌心处绽放出魔能波纹,刺激心脏不断跳动……以免当场心梗发作。
  
  原诗抽泣着说道:“还有……”
  
  “别还有了!”朱俊燊真是服了此人的闲情逸致,“把计划书拿来吧,我看还不行吗!”
  
  再次屈服于学生的奸计之下,朱俊燊也只能后悔自己终归没能将时数掌握到足够精深,否则一定倒流时光回到▉▉年前,把这个烫手山芋丢给其他老师负责,不,干脆丢到白夜城皇家学院,那样说不定皇室的统治根基都会极大动摇……
  
  一边在心中臆想着皇家学院的一干人等在原诗的淫威下瑟瑟发抖的画面,朱俊燊一边也翻开了原诗的计划书。
  
  从封面、格式来看,这的确是中规中矩的年终测试设计稿,而从计划书的厚度来看,内容应该较往年的正常测试方案要简单得多。
  
  然而越是简单,越需要小心,经过学院▉▉年培养,原诗的破坏力早已达到了重剑无锋的程度。
  
  朱俊燊手掌依然放在胸口,以十足戒备的姿态看了下去,很快就看到了核心内容概要。
  
  “年终测试主要环节变更为‘团队对抗’,参与者分成两个团队,在昊天旗的训练地图中进行直接对抗,以各自的贡献度来计算排名。”
  
  看到这里,朱俊燊不由放下胸前的手,拧起眉来。
  
  因为从概要来看,这个方案似乎也没什么问题,以前学院也偶尔这么做过,将年终测试的实践环节修改为接近昊天旗的夺旗战。
  
  夺旗战是红山学院最重要的一项学生竞技运动,规则大体而言,就是所有参与者为了争夺一面封印于迷宫最深处的战旗,展开为期最多长达一周的争夺战。期间参与者要在迷宫中施展自身所长,争取各种有利条件,最终战胜所有竞争对手,夺得昊天旗。
  
  这项运动最早源自近1800年前,初代院长,也是西大陆的第一位霸主陆昊的心血来潮,他在临终前,强撑着病体,对全院师生做了最后一次讲话,他说道:“想要我的财宝吗,想要的话就拿去吧,我把世界上的一切都放在那里了……”
  
  然后,红山学院的人为了寻找陆昊的秘宝,开展了长度接近10年的激烈角逐,然而最终出人意料的是,拿到秘宝的既不是接任院长的魔道大师陆守常,也不是陆守常一生的劲敌,学院教导主任嬴薇,而是一个当时才刚要毕业的学生!
  
  那个学生以惊人的天赋,拉拢队友,离间对手,游走在一群实力、势力都远强于他的竞争者中间,无数次历险,成为了笑到最后的胜利者,拿到了陆昊的财宝。
  
  可惜,陆昊留下的秘宝只有那个学生见过,具体是什么,他没有说,而终其一生,也没人能揭开那个秘密。只不过,当那个学生后来历经无数传奇故事,成为红山学院的院长后,便将一面名为昊天的旗帜放入自己曾经深入过的迷宫里,并为全院的学生设计了一道毕业题:夺旗。
  
  这一次的夺旗战只允许学生参与,旗帜本身也没有特别的价值,但参与者仍是趋之若鹜,因为那面旗帜仿佛代表着院长、乃至陆昊本人的传奇故事。而最终的夺旗者,也不负众望,在毕业后不久就成了西大陆赫赫有名的魔道大师。
  
  时至今日,夺旗战已经经历过1000多年的进化和完善,形成了一套非常细致的规则体系。其象征的荣誉也得到了东西大陆的共同认同。
  
  以夺旗战来作为学生的年终测试,当然没什么问题,甚至说在极其详细的比试、评判规则下,昊天旗的夺旗战结果反而比单纯的三环测试要更加客观公允。
  
  唯一的问题就是组织成本实在太高了……
  
  学院每年针对毕业生组织的夺旗战,开销都要数以千万计……地图的设计制造,地图中的中立人物的聘请、相关魔具的采购等等,任何一笔支出都足以让学院的财务人员深感头疼。
  
  相较于1800年前,那简单朴素的夺旗战,今日的红山昊天旗已经承载了太多的东西,每一年的夺旗战都会引起整个魔道圈的关注,新地图的设计,参与者的表现等等,都会被视为红山学院的实力象征,由不得管理层不认真对待。所以一年年下来,夺旗战变得越来越成本高昂。
  
  而模仿夺旗战设计的年终测试,自然也继承了这一特点,哪怕是简化后的地图和规则,4个年级复制下来,也是一笔惊人的开销。学院只有发了横财的时候才能偶尔奢侈。
  
  朱俊燊接任院长之后励精图治,期间,红山学院几乎再也没举行过夺旗战式的年终测试。
  
  然而今非昔比,有了白骁这等豪爽的新生入学,学院的资金流已经没那么紧张,的确是可以进行简化夺旗战。
  
  但这么靠谱的提议,为什么是来自原诗?
  
  而且这个团队对抗又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因为按照正常的夺旗模式,白骁恐怕在半小时内就能直接杀到终点夺得胜利,而其他人甚至连初始位置的任务都还来不及领取,这种测试没有任何意义,还不如传统的三环测试。”
  
  朱俊燊点点头表示认同。
  
  夺旗模式唯一的缺陷,就在于当参与者的实力差距过大,有人实力超出同辈太多的时候,很多人甚至来不及展示特长,比赛就已经结束了。
  
  “所以规则要稍作调整,将夺旗放在次要的位置,改为团队对抗,这是我根据双方实力对比调整的团队名单。”
  
  朱俊燊看了一眼,不出意料的看到:
  
  团队一,成员:白骁
  
  团队二,成员:余下所有人。
  
  朱俊燊沉吟良久,竟说不出反驳的意见!
  
  原诗则说道:“事实上单从观赏性的角度来看,团队对抗也远比‘大逃杀’式的单打独斗更具观赏性。”
  
  “学生们的年终测试要什么观赏性……”
  
  “老头子你的思维太僵化,难怪空有天启还是穷困潦倒。你难道忘了,在大直播时代,观赏性就是钱啊!”
  
  朱俊燊顿时恍然,只感觉眼前一片豁然开朗。
  
  “白骁的钱再多,终归是他的私产,他在直播平台的投资也都算作了股份。而如果咱们红山学院组织什么活动还要学生捐钱,那你这穷神之名怕是要响彻云霄了。”原诗看着大宗师如梦方醒的姿态,感慨此人不愧是除了魔道之外就一无是处。
  
  “如果能够借助直播平台盈利,以后所有的综合性测试都可以按照夺旗战的模式来做,对学生们也有极大的好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是我能想到的,预热炽羽岛大会的最佳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