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内行看门道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内行看门道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内行看门道 -

    燕北风摇摇头,嘴唇抿得紧紧的,一脸的坚毅,“不需要问人,就按这个法子治。”
  
      听到他的话,女修有点担心,“观泉谷何家的法子,不是主流啊。”
  
      她非常清楚准道侣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困境,闯过去就是海阔天空,闯不过去就是万丈深渊——他的情况太特殊了,又耽误了这么久,一旦做出选择,基本上没有改变的机会。
  
      燕北风笑一笑,说出了一句诛心的话,“因为他说了……可惜我不是女修。”
  
      女修皱一皱眉,“这句话很平常的吧?你本来就不是女修。”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燕北风笑了,笑得有点诡异,“亚娟啊,我一直没好意思跟你说,但是既然冯君说了,那我也就跟你说一句……我这个伤拖了这么久,主要因为我是乾修。”
  
      “我不这么认为,”女修有点激动,“当年我都跟你说了,咱俩可以一起去青罡派的,你说我合适入赤凤,要跟我一起来,我才来的赤凤,你现在说……你受委屈了?”
  
      “我受委屈我乐意,”燕北风怼了她一句,然后马上又笑着发话,“你听我说完好不好?我也是不想让你内疚,所以一直没说,但是我心里有数。”
  
      被唤作亚娟的女修黑着脸发话,“你心里有什么数……不就是觉得赤凤派女修多吗?”
  
      “你能不能讲点道理?”燕北风无奈地一拍脑门,“赤凤派女修再多,还不是你最好看?”
  
      女修闻言,脸上顿时绽放出了无限美好的笑容,但是嘴上兀自强硬着,“你不要跟我说这些,那花千谷的雪莲,你不是很喜欢吗?那个照顾雪莲的炼气小修,可比我年轻许多。”
  
      “我现在谈的是疗伤!”燕北风实在忍无可忍了,“知道为什么会有五种治疗方案吗?”
  
      此前他实在不想跟她说这些,现在真的是不说不行了。
  
      女修眨巴一下眼睛,好奇地发问,“那不是……理念不同,道统不同吗?”
  
      “好吧,你说的确实有道理,”燕北风长叹一声,“但是我跟你说,最关键的是我是男修,是赤凤派很罕见的男修……如果我是女修,早就有了治疗方案!”
  
      说到底,赤凤派是个女修的门派,正如孔紫伊问的那样——你遭遇的事情确实是比较罕见,但是在赤凤派万年以来的历史上,不可能没有你这样的例子吧?
  
      那么,她们是怎么解决这些问题的呢?
  
      燕北风的回答……其实也是中规中矩,没有添加任何的私货。
  
      这种事情不多见,一般也有明显的个体差异,所以解决的手段是有,但没有标准的解决方案,需要研讨一下才能做出决定。
  
      没错,研讨一下就可以了,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些讨论的基础,都是建立在“赤凤派的修者都是女性”的前提下的。
  
      燕北风是男性,这才是他的悲剧所在,不仅仅是性别歧视的问题,而是……火属性这种修炼方式,按道理说,本来就应该是男性占主导地位的。
  
      就像阴煞派,其实应该多一些坤修才对。
  
      简而言之,赤凤派的功法和修炼方式,对男性修者不是很友好,更多地考虑了女性修者。
  
      好吧,这其实也无所谓对错,现实中的女修虽然偏柔弱一点,但也有刚猛的一面,赤凤派的功法,在原则性上没有什么错误。
  
      但是问题在于,这个门派真的是为女修而建立的。
  
      以前赤凤派也碰到了类似的问题,但是一直在钻研,就有了女修的解决方案。
  
      但是出现燕北风的例子,这就基本属于“突发状态”。
  
      男修和女修都是修者,有很多东西是相通的,但是也有一些方面,是截然相反的。
  
      赤凤派的功法不能说不正宗,但终究对男修不够友好,所以对燕北风的病情,才会有一些截然相反的观点。
  
      当然,多出几起这样的事件的话,赤凤派也会有了经验,此前的例子可以视为容错试验。
  
      然而燕上人不想被容错,观点对立的医师们,也不愿意支持其他观点的试验。
  
      所以当冯君点出,你的问题在于你不是女修之后,燕北风瞬间就感受到了对方的实力。
  
      他提供了那么多药材,却说是想知道“服药顺序”,本来就不无试探对方的意思,而对方只选了四种药材,并且点出了各种治疗方案存在冲突,这才是真的牛人。
  
      冯君没有说透,但是燕北风已经懂了。
  
      女修听完他的解释之后,基本上也懂了,但是她又提出了新的问题,“那多出的两种药材,又是什么意思,你用不用?”
  
      “只是辅助用药而已,”燕北风很随意地回答,他也算是久病成良医了,“我问的是主材该选用哪些,在治疗过程中,不可能没有辅助手段的。”
  
      女修点点头,却还是有些迟疑,“那他的话……你就这么不加保留地相信?”
  
      “只能赌一把了,”燕北风面无表情地表示,“若我再去问别人,这药就又吃不成了。”
  
      顿了一顿之后,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笑容,“一万灵石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如果真的没有治好,那么,只用一万灵石就能看到太清上人的乐子,是不是也很有趣?”
  
      两人回了赤凤派之后,燕北风直接闭关服用药物,而那女修犹豫一下,还是找到了派里的一名医师,想知道燕北风的选择是不是正确。
  
      那医师看了一下冯君开的方子,斟酌了许久,才不置可否地发问,“他已经服用了药物,目前在闭关?”
  
      女修点点头,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他似乎是等得着急了,说再请教别人的话,没准又治不成了,所以就先吃了药,坚定自己的决心。”
  
      医师点点头,并没有生气,“倒也是一种选择,总比一直等着强,你放心好了,这个治疗方案治不死人,最多不过根基全废,修为尽失。”
  
      他心里很清楚,对燕北风的治疗,派里已经走进了死胡同,想要破局,一来得有外力,二来就是燕上人得自己有所取舍,别人不好帮他下这个决定——连催多不方便催。
  
      不过同时,医师心里也很好奇,“你俩这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医师,竟然能让燕上人下定决心?真的是太让我吃惊了。”
  
      女修将今天的遭遇讲了一遍,当她讲到冯君点破“燕上人不是女修,所以不好治”的时候,医师忍不住点点头,“这人……有点水平!”
  
      接下来,就是她讲自己道侣的感受了,并且讲了燕上人是如何评价的冯君的,“……他说哪怕治出问题,花一万灵能看到太清弟子的笑话,也是很值了。”
  
      医师却是忍不住发话了,“我个人认为,燕上人很可能没机会看太清的笑话。”
  
      “为什么?”女修下意识地问一句,然后眼睛一亮,“你觉得方案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医师沉吟一下回答,“方案……我保留意见,我是觉得,你们找的这个人,也许很不简单,连太清都要认可他的推算能力,而且,他真的很懂医。”
  
      开什么玩笑,一句“可惜你不是女修”,足以说明此人的推算能力和医学常识了。
  
      女修见状,也不纠结这个问题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发问,“那么……怎么才能尽快知道,向北的状况有没有好转呢?”
  
      医师闻言,蹭地就站起了身子,“你不说我倒是忘了,第一剂虎狼之药下去,半天之内,就能知道是不是最坏结果了……走,咱们去他门外守着。”
  
      另一边,孔紫伊收了一万灵石之后,也是有一点点忐忑——虽然她对冯君很有信心,“冯山主,北风道友不是女修,就怎么了?”
  
      冯君少不得将自己的分析说一遍,在匹配的过程中,他发现有些药物的搭配,会让燕北风出现奇怪的、严重的反应,而这些药剂放在另外三名赤凤上人身上,反应就是可控的。
  
      虽然那三名女修本身并没有什么伤势,但是那些奇怪的反应,跟伤势的关系不算太大,他又推演一阵,才发现这玩意儿是受性别影响的。
  
      再想一想,自己此前还跟孔紫伊说起火属性和女修兼容的问题,而且此人问的是“服药顺序”,他认为对方有大概率是受性别因素困扰。
  
      再加上三年都没有得到极为有效的治疗,他有理由相信:在对燕北风的治疗方案上,应该存在相当的分歧——理论上也应该是这样。
  
      有金手指傍身,用及格线以上的智商,推算一下就有了结论,真相就是这么简单。
  
      当然,有些不方便说的东西,他就省略了。
  
      孔紫伊听了,还没有太深的感触,但是她的两个手帕交则是震惊了——两人都是上人,知道燕北风受伤之后,派里真的是延请了大量的名医和高人,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两人更能确定,她们并没有向孔紫伊泄露燕北风的具体情况,同为赤凤弟子,她俩也不可能将同门的**私下告诉对方。
  
      事实上,她俩都不知道燕北风可能赶来,只是将相关消息告诉了那个女修而已。
  
      于是当仁不让地,这俩也做了一次体检,没检查出什么大毛病。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