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叔侄“相认”?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校园春色>第二百二十三章:叔侄“相认”?

第二百二十三章:叔侄“相认”? -

感受到几百号人同时投过来的目光,白栖整个人脸部的表情都僵硬了。
  
  刚刚她的情绪着实有点激动,不知为什么,她一看到方任然对嬅卿姐姐一副痴迷的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就像一座火山爆发盖都盖不住。
  
  “白栖……公主?”
  
  原本一群因为正在开会,被中断而有些气愤的人们,在看到不远处两个人的样子之后,忽然也都有些木愣。
  
  在这种场合下大声喧哗,可不像是白栖公主的作风,她给天疆众人留下的印象都是一个非常亲民,而又高贵端庄的形象,怎么会在今天做出这种失礼的事情呢?
  
  一时间,方任然和白栖对着对面一群人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缓解这尴尬的气氛。
  
  白栖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摆正姿态开口:“抱歉大家……”
  
  穆嬅卿见此,立刻直接从台上走了下来,带着笑容打断了她:“白栖妹妹不用太在意,我们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会议,更何况这里也没有规定不允许说话声音大些,我之前进来的时候,说话可比你大声多了。”
  
  众人一见穆嬅卿说这话,立刻纷纷跟着附和起来,毕竟这种场合都是一些比较重面子的人,给他人一个台阶下是很有必要的。
  
  随即一名中年男子也笑着开口道:“玄女大人说的对,公主殿下不必太在乎这点小事,这也不是什么很正式的会议,就临时说两句罢了。”
  
  “公主殿下这道歉就言重了,要说道歉,我之前说话态度不好才应该道歉。”
  
  ……
  
  白栖见穆嬅卿给她开脱,在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再扭捏,而是作为一个公主殿下的姿态,很自然的笑了笑,开口道:“没有打扰到各位那便是最好,不过道歉是我应该的,刚刚是我有些小事没处理好,希望大家不要见怪,请继续会议。”
  
  穆嬅卿听此,立刻回头看向了一名中年人,开口道:“朱会长,我们应该没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再宣布了吧?如果是这样,我觉得可以提前散会。”
  
  开什么无聊的会议,老公都来了。
  
  那名被称为朱会长的中年男人,听此表情有些尴尬的笑道:“这……好像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了,大家觉得呢?”
  
  其他的中年男女互相看了看,纷纷会意。
  
  “确实重要的事情在之前已经说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再说也都是一些闲杂事情,我觉得可以提前散会。”
  
  “不错,剩下的事情只差联络中区那边,另外我们几个再去迎接几大公会的会长,再说下去也没有必要。”
  
  几人一言一句,这散会已成定局。
  
  出了九天兵团三百名女兵以外,其他坐在这里的大家族子弟都纷纷苦笑,这玄女大人说提前散会,他们谁敢不从?
  
  “等一下。”
  
  就在众人准备散会的时候,忽然一直坐在台上的方业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一副和尚的笑容看着台下不远处的方任然。
  
  “任然侄儿,可有猜到我是谁?”方业道。
  
  “任然侄儿?”
  
  “方二爷的侄儿?莫非就是本届丹药大赛的那个鬼才?”
  
  众人一听方业这话,全部都是惊讶了起来,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一个方便观察的地方,将目光投向了。
  
  包括九天兵团的三百名女兵,也都在这个时候将目光投向了方任然,有些看不见的,直接用真气飞在半空中观察着这位颠覆丹药界的新星。
  
  她们关注方任然的大多数原因,其实并不是因为他的炼丹天赋,而是因为这几天玄女大人总是在她们耳边说起,她曾在阳明大学里,见过一位很低调又非常优秀的青年炼丹师,那青年说的就是方任然。
  
  而且从玄女大人的话语中,她们不难听出玄女大人对这位天才的好感,他们都非常好奇,到底是怎样一个青年,能让对宋莫卑那种君子都不动心的玄女大人,有了这么强烈的好感。
  
  一时间整个场面几乎都是围着方任然转起来。
  
  方任然看着台上的方业起了身,脸上的表情换上了笑容,开口道:“五月十三日当晚,我对二叔给我上的那堂课是记忆犹新,怎会不知道二叔?”
  
  方业闻言大笑:“哈哈哈,我大哥的儿子就是优秀!有才而低调,刚一见面就捧他二叔我,真是让我惊喜交加!”
  
  “哪里,明明就是二叔给上的课好,给了我点拨才能让我今天来到这里,否则我怕还是个窝在小小县城的无能学子,二叔的那堂课,我会记住一辈子!”方任然面容笑着说道。
  
  方业内心狠狠一抽,这很显然就是要记恨他一辈子的意思,而且侧面说明如果不是他当初要杀方任然,那么穆嬅卿就不会因此被迫离开他,他也就不会因为和穆嬅卿的婚姻而踏到今天这一步。
  
  一切的起因,都是因为他方业的一头虚空兽!
  
  “侄儿对我的教诲铭记于心,我心中甚是欣慰,这会既然已经散场,我便带侄儿一同吃顿饭,也好让我们叔侄好好相认一场。”方业道。
  
  “方二爷还是改日吧。”
  
  方业的话音还刚一落下,穆嬅卿的声音就在会场内响起。
  
  她莲步走到方任然和白栖的身边,开口道:“今天白栖妹妹和方大少爷与我事先有约,虽然有些打扰到你,但我不太喜欢把自己的计划改变。”
  
  随着穆嬅卿一句话落下,整个会场的气氛忽然冷清了下来,一群人都搞不明白,这明明一场好好的叔侄相认,玄女大人为什么突然插手了?
  
  方任然随之开口:“海谢二叔盛情邀请,不过相比于和二叔聊天叙旧,我还是挺想和玄女大人去蹭个饭。”
  
  方业见此心中又是狠狠一抽,穆嬅卿和方任然之间的事情他最清楚不过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对外公开,如果这事突然对外公开,穆嬅卿就是不认,那最终只会成了他污蔑玄女的事情。
  
  “看来侄儿是不想我这个二叔了?”方业道。
  
  “不是不想。”方任然笑了笑:“我只是觉得今天自己身上什么礼物也没带,这样就和二叔相认未免也太过草率,下次,下次侄儿一定给您带一份大礼,让您能高兴到哭的大礼。”
  
  “是吗?那我可就期待侄儿的“大礼”了,不过下次,我也得准备一份礼给侄儿啊。”方业笑道。
  
  “方二爷要不要收我的大礼?”
  
  穆嬅卿回过头,冰冷的目光扫在方业的身上。
  
  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气直逼方业的心头,让他的表情都有些强撑笑容:“玄女大人真会开玩笑。”
  
  言罢,方业直接转过身对着众人道:“好了,既然玄女大人和侄儿事先有约,那我也便不打扰了。”
  
  他故意只说了穆嬅卿和方任然有约,而没说白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