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情色武侠>第429章

第429章 -

    这边魏英齐话音刚落,魏宝珠便迫不及待的言道:“爹,我觉得左右时间还早,不如帮他们一把。”
  
      魏英齐听了女儿这话,险些一头栽倒在地,拼命给宝珠使眼色,只可惜魏宝珠打定了主意的事情,也不会轻易改变,所以也笑应道:“爹,我是真的觉得该帮他们一把,你也看见了那王夫人实在是厉害的紧,根本就是一个祸害,我们若是不帮着这些人,只怕他们还不知道要被那什么王夫人蹂躏多久呢,爹,你就当做做善事,救救他们吧。”
  
      魏英齐听了宝珠这天真的话语,忙上前将人拽到了身边,小声的言道:“宝珠,你别闹,咱们好容易能够平静的过日子了,可你偏偏要沾染这样的麻烦事情吗,别忘了,咱们如今这样可算不得好,再者你祖父母他们还在家里等着呢,你莫非要为这些人在这里浪费时间不成。”
  
      “爹,咱们这就怎么叫做浪费时间呢,应该说是做好事才对,再者说了,咱们是救人的,爹,你是否忘记了,我与他人不同,做的好事越多,就能凝结气运。”
  
      闻听此言,魏英齐忙开口言道;“你说的没错,可是这件事情咱们真的没法管,你也看见了,那王夫人势力实在强大,真不是咱们现在能制伏的了的,依我的话,林家旁支这一点,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闻听此言,魏英齐的眉头不由便皱了起来,只没好气的言道:“有什么可利用的,你看而别忘了,在京城,咱们和林锦可一说已经恩断义绝了,你难不成认为他还会帮着咱们不成。”
  
      魏宝珠听到这里,不由忍不住笑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心得有多大,才会找林锦帮忙,我自己就能搞定。”
  
      长出口气,魏英齐忙将女儿搂在怀中,手掌顺势放在了宝珠的脑门之上,见温度正常的很,这才缓缓开口言道:“宝珠丫头,你这也没发烧呢,怎么竟说胡话啊,难不成,你想两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宝珠,现在可不是要强的时候,我心中清楚的很,这王夫人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咱们是在没必要闹这一场,弄不好得把命给搭进去。”
  
      勾着唇角,见父亲问到了这里,魏宝珠眼睛一闭一张,双眼便满是坚定地言道:“什么讲命给搭进去,爹爹,你说的也未免太夸张了些,一个王夫人罢了,还不至于将我逼到那样的境地里,更何况,以我的气运,爹爹你认为谁能欺负的了我,这件事情,爹便也定下来吧,咱们也从这里遛一遛,看能否几这么将事情给解决了。”
  
      听的断断续续,便是认为魏英齐父女两个不是普通人,可是隐隐约约听了这么一番话,齐掌柜总觉得,将这事情交到这二人手中,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只是现在他没有更好的人选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这边还不等双方达成协议,就见王夫人不知何时折返回来不说,竟然已经派兵围住了这里,想要做什么,竟是一目了然。
  
      魏英齐见状,忙将宝珠当子啊身后,狠狠的瞪着王夫人道:“我竟不知道什么时候地方的军队,竟然能有一个女人随便调动了,这话如实传到陛下的耳朵里,真不知道,王夫人你会是个什么下场。”
  
      “也许,不用很久,毕竟有你这么嚣张的做法,不传到陛下那里都是假的,到那时,陛下只怕要怒道极点了。”
  
      不想等魏英齐说完这话,王夫人便冷笑一声道:“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吧,这天底下谁人不知道,我们林家林锦少爷,多么威风,竟然一个动作,毁了陈家第一的地位,还让辉真帝丢尽了颜面,如今,谁不高看我林家一眼,你们倒好,竟然这个事时候,撞在了我的手里,既然有心多管闲事,就要想想多管闲事的下场,放心好了,你们不是想管闲事吗,好,今天,我就让你们看看你们的下场。”
  
      魏英齐瞳孔一缩,只担忧的望着宝珠,要几人有什么冲着他来,不准欺负他的宝珠。
  
      魏宝珠听哦了这话,忍不住笑道:“爹,你就放心好了,咱们不会有事的,而且,还能将这些蛀虫,再给清除出一批去,我想这应该不成问题才是。”
  
      深吸口气,魏英齐忙将宝珠搂在怀里言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胡言乱语了,万一要是他们不讲理,对你下了狠手,现在爹爹只有一个人,我怕很难护着你。”
  
      魏宝珠听了这话,不由好笑的言道:“爹,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还需要人护着吗,若是有人给我找不痛快,那我一定让他先不痛快。”
  
      魏英齐闻言,忙追着言道:“说的什么傻话,你怎么就不需要人护着了,在我的心里,我们宝珠娇娇软软的,更该被人护在身后才对,而不是现在什么都要你出头,宝珠,爹看着你这个样子,真的很心疼,你知道吗。”
  
      魏宝珠听了这话,长叹口气言道:“爹,我希望你明白,若不是咱们今天直接碰上了,只怕用不了多少时间,这里便会成为地狱吗。”
  
      不过魏宝珠这话,魏英齐实在是不想相信,只静静拽着女儿言道:“是你想的太远了,事情根本并不至于到了你心中所想的那个地步,听爹一句话,咱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开开心心过咱们的日子就是了,何必自寻烦恼呢。”
  
      苦笑一声,魏宝珠望着天空,眼中满是惆怅的言道:“爹,你试着相信我好不好,相信我能处理好这次的事情,老实说,其实事情根本就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若是想要教训他们,办法有的是,就端看你们能不能下的了狠手了。”
  
      王夫人听了这话,当下冷笑一声言道:“好大的口气,也就是说,你自认为,就能要了我的命吗,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算了,我也懒得搭理你们,哎不对,这个世界这么无趣,若是这么一成不变的事情继续下去,有什么意思,不如创造一个有意识的新世界。”
  
      说到这里,魏宝珠轻笑一声,只疲惫的言道:“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左右你母妃现在杀我的心都有了,其它的就更不用说了,不过可惜,你母妃没有想到,咱们竟然还能在梦中相见,若是知道,只怕要被气死了吧。”
  
      此言一出,段霄飞苦笑言道:“虽然明知道你这话说的对极了,可我真恨不得,你这些从没有说出口,这样一来,我也不必,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说到这里,段霄飞身子一顿,忙开口言道:“不说这些了,如今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安全,你给我个实话,那些杀手,可伤害了你。”
  
      嗤笑一声,魏宝珠只淡淡言道:“你这话就问的奇怪了,若是我出了事情,如何能与你在这里好好说话,再者说了,而且,我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我再说一遍,只要你安心做你的幌子,别和我有什么牵扯,那我自然是安全无虞的。”
  
      听了魏宝珠的这番话,段霄飞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神情去面对,最终,化为了一抹深深的无奈道:“你非得这么说不可吗,你明知道,我心里放不下你。”
  
      眼见段霄飞又要旧事重提,魏宝珠无奈的言道:“段霄飞,我拜托你好不好,睁开眼睛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可不是能任由你随心所欲的,如今,咱们身处弱势,显然保护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这一点你不明白吗,现在这情况,到底怎么回事,我想你比我还要明白,不是吗。”
  
      身子一震,段霄飞苦笑言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清楚的很,以往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可宝珠你,偏偏连这点念想都不肯给我,你真的要对我如此狠心吗。”
  
      魏宝珠听了这话,不由无语的言道:“段霄飞,我若是不对你狠心,你就得伤心了。”
  
      见段霄飞没有明白,魏宝珠当下没好气的言道:“这都没明白,等我一命呜呼了,你可就不止伤心了,只怕肝脾肺肾都得伤一遍不可,所以,为了没有那样的未来,你还是安生一点吧,也不要你去那贵妃面前,突然说什么不喜欢我的话,只要你不在她面前谈论我,想来不用多久,应该就能将她的目光从我的身上移开了。”
  
      此言一出,段霄飞无法反驳,只整个人都不好了。
  
      知道这样的话说出来,有多伤人,魏宝珠只苦笑一声言道:“行了,该说的我也和你说过了,放心,现在已经买通的杀手,我想我能自己解决,只要你不在给我找事,我应该能完美应对这场劫难的。”
  
      此言一出,段霄飞的脸上更是难看了起来,施施然望着魏宝珠道:“是我对不起你,若是早知道会变成这样,我便晚些再说那些话了,起码那个时候我还能护着你,不像现在,明明你危险到了极点,偏偏我什么都做不了,还不敢与母妃大吵大闹,就怕她再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闻听此言,魏宝珠忙道:“段霄飞,这些话真的不必说了,你的为难我懂,你的纠结我也清楚,她毕竟是你这具身体的生母,又让你感受到了人间的真情,你心中有她,想要回报她这份母爱,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希望你将心比心也能明白我想护着父母的心,让我的父母都不用经历那种心惊胆战的日子,就像你说的现在的你什么都做不了,若是亲近与我,只会给我带来麻烦和别人的杀意,所以,你若是真想与我有什么未来,就好好学你该做的事情,等你能够成长起来,护着我的那一天咱们有很长的时间,能够在一起,你说不是吗。”
  
      听闻此言,段霄飞连连点头应道:“是啊,的确,我们未来有无尽的时间能够在一起,实在不急于一时,宝珠,是我没用,若是我能说服我母妃,或者有能力护着你,事情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不过你放心,我会乖乖听你的话,争取再不给你找麻烦,也会尽快成长起来,护着你宠着你,绝对不让你出一点事情,如此可好。”
  
      点了点头,魏宝珠深吸口气道:“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不过了,如今该说的也已经说过了,你便回去吧,我还有事情,就不陪着你了。”
  
      看着魏宝珠冷漠的眼神,段霄飞再也忍不住一把将宝珠搂在了怀中,苦笑言道:“别这么对我好吗,虽然你说的都对,可是我真的不能接受,你现在对我如此冷漠,咱们毕竟在梦中,便是亲近些也没人有人能够知道,我希望你能好好与我说话,我保证,以后咱们相见,但凡我没有保护你的能力之前,绝不会露出与你亲近的模样,如此可好。”
  
      微微动手,将段霄飞给推了开来,魏宝珠这才言道:“当然不好,若是咱们不好好锻炼一下,若是你演砸了怎么办,别忘了,这样的事情,你可不是做过一次两次了,所以,我觉得咱们从现在开始不论是现实生活中还是梦中都保持些距离才是正经,这样不管对你对我都好,这是我此时最大的愿望,我相信,你也能够了解不是吗。”
  
      苦笑一声,魏宝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段霄飞还能再说声,唯有更用力的将宝珠搂在了怀中,仿佛要将对方揉入身体一般,许久方才将人慢慢的推了开来,缓缓言道:“宝珠,虽然这么做,会让我心痛到极点,可既然这是你要的,我一定成全你,也请你对我有信心,只要给我机会,我一定,很快成长起来,护着你宠着你,再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听了这话,魏宝珠神色一松,缓缓开口言道:“你能这么说,我真的很欣慰,既然如此,你便回去吧,以后,也别轻易将我拉入梦中,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