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允许你笑三秒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情色武侠> 第257章 允许你笑三秒

第257章 允许你笑三秒 -

    “你辛苦了!”陆驰骁粗粝的指腹,从她的手背摩挲到纤细的手腕,抿嘴喟叹了句,“瘦了。  w?w?w?.??”
  
      徐随珠不禁好笑:“才两天,就看出我瘦了啊?”
  
      “不信去称称看。”
  
      陆大佬朝外面抬了抬下巴。
  
      病房外的护士站有一台秤。经常看到有人站上去,拿秤砣加加减减地称重。
  
      “不要!”徐随珠搂紧小包子,这一刻思路特别清晰,“你是故意想骗我去称体重的吧?”
  
      陆大佬愉悦地笑起来,伸手拧拧她鼻尖:“你怎么这么可爱。”
  
      “……”可爱你个大头鬼!不知道女人的体重比年龄更保密吗?
  
      “咯咯咯……”
  
      小包子许是感受到了萦绕于爹妈之间那种温馨甜蜜的氛围,咧嘴笑起来。
  
      “总算是笑了。”陆大佬摸摸他的头,对徐随珠说,“你没醒之前,眼泪汪汪的,小嘴撅得能挂油瓶了。”
  
      徐随珠心满意足地蹭蹭儿子粉嘟嘟的脸颊:“那是!兜兜是麻麻的贴心小棉袄嘛!”
  
      “不是闺女才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吗?”陆大佬挑眉。欺负他书读的少?
  
      徐随珠白他一眼:“你去生个闺女做你的小棉袄好了!我保证不跟你抢!”
  
      顿了顿,眉眼弯弯、眼波流转,俏皮地振臂:“你行的!大佬!”
  
      陆驰骁:“……”他一个人怎么生闺女?
  
      蓦地笑起来:“徐老师,你是在暗示我,快快把你娶进门,然后给兜兜生个妹妹吗?虽然计划生育管得严,但我试试能不能用积攒的功勋换个闺女……”
  
      “别说了!”徐随珠娇羞地抬手捂住他的嘴,打断他口没遮拦的话。
  
      “嘶”陆驰骁扶了一下左肩。
  
      “怎么了?”徐随珠想起他左肩的肩胛骨骨裂了,不禁后悔和他开玩笑,明知道他还伤着,“疼吗?怎么不上夹板?”
  
      “这位置不好上。”
  
      脊椎骨骨折都只是缠了几层绷带,肩胛骨要是上夹板他还能动吗?这对他来说不是养伤而是受刑了。
  
      “那怎么办?没别的固定法子了吗?不固定容易拉扯到,一拉扯不就疼了?骨折了怎么能不上夹板呢!”徐随珠皱眉嘀咕。
  
      “你吹吹就不疼了。”
  
      “……”这丫撩上瘾了?
  
      徐随珠好气又好笑,转念想到什么,问小包子:“爸爸胳膊痛痛,兜兜给他吹吹好不好啊?”
  
      “cei?”
  
      “对!来,朝爸爸吹吹。”
  
      小包子隔着不小的距离,鼓起腮帮子,对空吹得超起劲:“fufu”
  
      陆驰骁扶额失笑。
  
      有这活宝在,养伤生活绝对不会无聊了。
  
      事实上,养伤期间想无聊都没机会。
  
      前来探望的人虽及不上兄长昏迷多年刚苏醒那会儿的络绎不绝,但因为营救调度,当地一些单位的负责人知道他的身份了,纷纷提着果篮、鲜花来病房探望。
  
      好不容易送走这拨人,王虎又来找他汇报案情进展。
  
      “……现场搜集到的证据就这些。”王虎合起文件夹,朝头儿龇牙笑笑,“没想到图纸也在,被卷成了卷烟模样藏在钢笔里,如果不是嫂子曾看到他往钢笔管里塞着什么,提醒我们仔细找一找,没准还真给漏了,小样,还挺能藏……”
  
      陆大佬白他一眼:“既是你嫂子帮的忙,想好怎么答谢了吗?”
  
      孩子妈不仅没埋怨他们牵连她,反而还帮他们侦破了黑皮三藏起来的图纸,这让他心头热乎乎的。
  
      “我正和小刘商量呢,也不知道嫂子喜欢啥,要不,头儿,您给支个主意呗?”
  
      其实陆大佬也拿不准孩子妈最喜欢啥,好像没见她有特别喜欢的东西,别个女人家喜欢的首饰很少见她戴(徐随珠:你儿子要拽,这才不戴!),送她的护肤、化妆品也没见她用过(徐随珠:姐的皮肤还需要用那些?)……
  
      于是囫囵道:“这事不急,回头再说。”
  
      王虎不怕死地说:“头儿,该不会您也不知道嫂子喜欢啥吧?”
  
      陆大佬顿时恼羞成怒:“滚!”
  
      知不知道“看破不说破”啊?骚年!
  
      扯完皮,继续谈正事。
  
      陆驰骁躺在硬板床上挂点滴,仰天看着天花板沉吟道:“黑皮三这次恐怕是做足了外逃的准备。图纸随身带,还有半箱的钱和武器……你顺着他出入境的线索,查查最近和哪方联络得比较勤,应该是想带着图纸投奔……”
  
      “是。”王虎记了下来,谈完正事,聊起他老大的伤情,“头儿,你这次一定要把伤养透彻了。这次万幸躲过一劫,那种爆炸场合,你和嫂子能安然无恙地脱身,一定是您的岳父大人在冥冥中保佑着你俩……”
  
      “过来!”
  
      “头儿您有什么吩咐?”王虎凑近病床。
  
      “让我踹两脚!”
  
      他忍很久了。
  
      “别啊老大!扯到伤口就不好了!”王虎嘿嘿笑着跳开一步,不刺激他老大了。
  
      “头儿您好好养伤,这次功劳不小,等你出院了我们准备给您办个庆功宴。当然,嫂子的功劳也很大,黑皮三居然是被鲸鲨拦下来的。听他哇啦哇啦要求找海洋局控诉我就好笑,海洋局难不成还分管海里的生物不让他们随便欺负人?哈哈哈哈!笑死老子了!”
  
      陆驰骁也抿唇笑笑。
  
      海龟和鲸鲨的帮忙,确实出乎他的意料。
  
      不过……他眉宇皱了皱,吩咐王虎:
  
      “你让明凇和海洋局那边沟通一下,别一个个打着研究的旗号跑过来……想研究可以,去镇上建个海洋研究所,照章办事。别什么人都跑去我孩子妈的岛上,那是私人用岛,可不是给他们研究用的。”
  
      “是,头儿!”王虎一一记下后,憋着笑忍不住问,“头,你瞒得可真深啊!嫂子原来就是那天晚上……咳咳咳!行行,我不提!不提了行吗?不过头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嫂子过门啊?礼金我回去就准备,保管封个大大大红包……”
  
      想到明凇肯定也不知道头儿即将结婚的对象,原来就是当初让他们地毯式搜寻的人,憋不住又想笑了。
  
      陆驰骁瞥了他一眼,警告道:“允许你笑三秒,出了这个门给我嘴巴闭紧点!”
  
      孩子妈一直忌讳那天晚上的事,他要敢旧事重提,死!定!了!
  
      “保证不说!”王虎忙不迭往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