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清查学院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情色武侠> 第一百二十三章 清查学院

第一百二十三章 清查学院 -

    暂且算是解决了蒋家的事情,冯紫英和苏太医只能离开蒋府回到学院里,然后将此事禀告给了明宣。
  
      明宣听了两人的禀告简直是大开眼界,他无语问道:“这蒋府到底是怎么个回事?是龙潭虎穴吗?”
  
      冯紫英和苏太医对视了一眼,然后面面相觑。其实他们的见识并不少,像是蒋府这种情况在勋贵世家中并不少见,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导致蒋府这样的例子屡屡出现,只是为了遮掩丑闻,从不对外说罢了。
  
      当然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总会有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些,所以这些世家大族们总会流传着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
  
      只是他们更知道,比起那些世家大族们,皇宫里边的传言其实更多,而且皇宫里又是根本没有皇后坐镇,导致闹出了不少幺蛾子。
  
      尤其是当今太子的生母,圣上的继后去世以后,甄贵妃一度把持后宫,以妾妃之身统领后宫,名不正言不顺,故而为了加强其威严,手段并不怎么干净,在当时宫中人人自危,包括太子的境遇都好不到哪去,那时还是七王的太子还未出宫建府。
  
      也只有废太子在建元帝护着的情况下,才过的逍遥,可即使如此,甄贵妃也把当时的正牌太子妃,也就是如今的废太子妃给挤兑的不轻。,要知道当时废太子妃可是被建元帝称赞过的。如此可见甄贵妃的强势。
  
      而圣上这么些年,除了几位公主以外,长成的皇子只有废太子,如今的太子,还有甄贵妃两个儿子,甄贵妃把持后宫期间,连一个公主都不曾降生,外边谁不猜测是甄贵妃的手段高超?
  
      当然,甄贵妃的恩宠是依附在建元帝的态度上的,建元帝原先视而不见,其他人只能承受甄贵妃的淫威,但废太子的事情一出,建元帝查到废太子变成如今这般模样,甄贵妃可是居功甚伟。
  
      特别是那个在宫中隐姓埋名待了很多年的马道婆的姑姑,最后查出来竟然是通过甄家的门路进的宫。建元帝但凡还有点警惕,就不会再放任甄贵妃这么下去,毕竟他就算是九五之尊,但面对那些乱七八糟的修道者也是很没有安全感的。
  
      所以后来在建元帝册封了太子以后,甄贵妃就彻底成了旧日黄花,连手头所有宫务都被圣上下令交给了太子妃,甄贵妃的两个儿子也被建元帝随便分出了宫,连正经的王府都是从抄家的官邸里选了两个还算可以的分给了甄贵妃两个儿子。
  
      当然这会儿甄贵妃虽然已经没了当初了风头,也不是平常人能议论的,冯紫英也不好拿宫里的事情举例。
  
      但他也清楚,眼前这位太孙,虽说年幼时身体不好,但这些年以来,一直在太子太子妃的呵护下成长,其实对那些污糟事请知道的怕是不多的,他也怕自己说错了,让人说自己带坏了太孙,那他就没处说理了。
  
      明宣乍然见冯紫英与苏太医沉默不言,也很是诧异,问道:“难道这里边有什么说道吗?不许瞒着本太孙!”
  
      明宣很敏锐的察觉出了不对,自然想追根究底,但冯紫英和苏太医却不敢随意回答。冯紫英只能支支吾吾地说道:“太孙殿下,这后宅之事十分复杂,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出现,无非是利益之争罢了!”
  
      明宣虽然曾被当做女孩教养,但是他的父王母妃不想让他养成如今后宅里那些女子们的性子,其实对他保护的很好,那些内宅私事,包括徐侧妃曾经兴风作浪的事情,他也只是隐隐察觉罢了,再多的根本不清楚。
  
      但是听到冯紫英的话以后,明宣顿时有些明悟,利益之争四个字说着简单,可涉及到利益的问题,不管是朝廷上的重臣,还是后宅的妇人,又能有什么不同,只会争的更加凶狠吧?
  
      明宣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追问这些,只是说起了其他,道:“即使是后宅之事,也不能不追查真相,我听说世家大族最爱粉饰太平,但此事不成,论理说蒋茂行是学院的学生,无故中毒也就不说了,而且苏太医你也说,蒋茂行兄弟俩一开始中的毒不到毒发是无法发现的,谁知道蒋茂行是不是在学院中的毒,或者说将毒物带进学院来!”
  
      苏太医见太孙明白了自己刻意提起这个问题的原因,心中微松了口气,道:“太孙明鉴,臣确实担心这个问题,故而臣想请命,将学院做一次清查,以免真的有问题出现!”
  
      冯紫英就是再如何,也没想到这个问题,心中也有些紧张。说白了涉及到太孙的任何小事都是大事,更别说学院有可能出现毒物,这更不能懈怠了!
  
      冯紫英当即也道:“学生也请求协助苏太医清查此事,还有蒋府那里,若是蒋府那边查出什么线索,对学院这边查清此事也有帮助!”
  
      明宣点了点头,道:“学院这边,你负责协助苏太医检查每个角落,但凡可能出现问题的都不要遗漏。至于蒋家那边,我得和父王禀告一声才行!”
  
      明宣心中也有顾虑,他虽然是太孙,但对朝廷重臣而言,并无什么约束力,那些臣子们对他恭敬也只是看中他的身份,若是他行事太过,那些人怕是也有可能直接翻脸,当然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他是太孙,但为了以防万一,且不被人诟病,告知一些父王还是有好处的,毕竟到时候若是发生什么问题,还有父王给他兜着底。
  
      冯紫英知道明宣的话时应有之意,若是太孙直接让他对蒋府那里调查,他恐怕还得小心提醒一下太孙才成。
  
      待冯紫英下去以后,跟着苏太医回去的路上交谈着,冯紫英忍不住问道:“苏太医,蒋茂行中的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没有,我等该如何调查?”
  
      苏太医自从离开太孙那里,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忽然听到冯紫英问话,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答道:“其实这毒,应该是来自一种植株,它并不常见,至少京城这边很少见,它和凤仙花很像,我以前在粤地游览时,曾偶尔见过此花,据当地人说,这种花名为夹竹桃,全身都有剧毒。
  
      我在那边时,曾见过有人误食夹竹桃,症状与在古籍上见过的一种研制出来的毒药很是相似。后来来到太医院后,我研究了许久,才发现古籍中的这种毒药,便是从夹竹桃中提炼而成的。”
  
      说到这,苏太医有些犹豫地说道:“其实,在蒋府时,我在那把搀着毒药的扇子上看见了夹竹桃的话,听说那扇子是茂行送给他嫡兄的,只是不知茂行是从哪里知道这种花的?”
  
      听了苏太医一席话,冯紫英不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问道:“苏太医,难道您怀疑是茂行下毒的?可是茂行不是中毒更深吗?”
  
      苏太医摇了摇头,否认了这个猜测,道:“那倒不是,只是茂行身上的嫌疑也没办法摆脱,故而我想让你去蒋府的时候,问一问茂行那副扇子上的夹竹桃究竟是谁画的,上面用的墨又是从哪来的,那墨里应该搀着夹竹桃的汁液。”
  
      冯紫英慎重的点了点头,道:“学生记下了,苏太医,那您的意思是,学院里是找这种叫夹竹桃的花吗?”
  
      苏太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只是有这种可能,要知道,那夹竹桃,就算是干燥后都有不小的毒性。若是用新鲜的汁液,那毒性更大,两者都有可能。”
  
      冯紫英表示明白,道:“那学生先查一下学院有没有这夹竹桃的植株吧!”
  
      冯紫英其实也没报多大期望,只是他借着生活部需要检查宿舍卫生时,看到一个房间内摆着一盆和凤仙花很相似的植株,不由心中一动,他状似不在意地问道:“那花是谁养的?摆在屋里边干什么?会不会招虫子?我听说凤仙花比较招蚊子!”
  
      听到冯紫英这话的学生也是勋贵人家出身的,平日性格有些急躁。他叫元庆,听到这话惊怒道:“我都说了让冯清远不要养在屋里,这花还招蚊子,真是,我把他这花给扔出去!”
  
      冯紫英听到熟悉的名字心中一动,但还是说道:“这真是凤仙花吗?我只知道凤仙花招虫子,若是别的,就不一定了,你可别冲动啊!”
  
      其实冯紫英哪里知道这凤仙花招不招虫子,他只是这么一说,也知道面前的元庆本就有些娇贵,在皇庄时就对蚊虫深恶痛绝,随身带着的香囊都有好几个,全是驱蚊虫的。
  
      元庆听到这话,很是恼怒,道:“这就是凤仙花,冯清远那小子亲口对我说的,还说凤仙花根本不招虫子,甚至还有驱蚊的功效,这小子八成是在骗我!”
  
      也许是冯紫英在学生们的口碑向来很好,再加上元庆与同屋的冯清远相处的并不太和睦,故而元庆很快相信了冯紫英的话,甚至想直接上手把花扔出去!
  
      冯紫英听了元庆的说辞,上前细细观察了一下,‘呀’了一声,道:“这花的情况不妙啊,好像上面有蚂蚱?”
  
      元庆吓得不轻,直接甩手一扔,把花给扔了出去。冯紫英见了忙说道:“元庆,你干什么?这好歹是别人的花,你怎么直接摔了!”
  
      元庆作为一个大男人,对虫子害怕确实比较稀奇,但是想到自己过去竟然和虫子共处一室了这么长时间,全身上下都不自在,又听见冯紫英的话,愤愤说道:“他还敢怪我?明明先前说了不准让虫子进屋,他竟然还骗我。就为了在屋里养这个花。
  
      就是他要养花,也可以在外边养,干嘛非要养在屋里,他这是故意在针对我!”
  
      元庆的态度让冯紫英暗自挑了挑眉,然后又装作无奈,叹了口气,道:“元庆,等会冯清远回来以后,你不要和他吵架,这花我拿去给苏太医看看,苏太医平日里比较喜欢养花,我看他好像养的不错,看苏太医能不能救活。”
  
      元庆不耐烦地道:“好了,知道了冯大管家,放心,我不会牵连你的,小爷我敢作敢当,若他冯清远敢和我打架,我一定不会把你拖下水的,到时候太孙若是要罚,也只会罚我和冯清远那个家伙!”
  
      要换做其他时候,冯紫英不会让元庆瞒住自己的动静,虽说太孙在制定规矩的时候,是实现连坐的规矩,就是他只是涉及其中,学院的监督也得略微扣个几分表示威严。但这时候,他不想让冯清远察觉到什么,故而也没拒绝元庆的好意。
  
      只是小心把破碎的花盆,以及疑似是夹竹桃的植株收起来,对元庆告别道:“我先找苏太医去了!”
  
      等冯紫英到了苏太医在学院的小院里,把花露在苏太医眼前,问道:“苏太医,您瞧这花还有救吗?”
  
      苏太医一眼看见冯紫英手中抱着的夹竹桃,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惊讶问道:“学院里真的有夹竹桃?我以往怎么没见到?这怎么还摔了?”
  
      其实苏太医平日里很喜欢养花的,至少在学院里出现的不管是学生养的,还是其他学院里栽种的,他都仔细研究过,甚至还和学院的花匠讨论过该如何养花,可谓是十分痴迷了,故而若是能在学院见到夹竹桃,他的心情还真不知该说什么好?
  
      冯紫英听了也是心中一动,叹道:“这真的是夹竹桃?”
  
      苏太医点了点头,然后小心从冯紫英手中接过。冯紫英无奈的说道:“这是从冯清远的宿舍找到的,冯清远的同宿,元庆,他害怕虫子,我胡诌两句,说这花招虫子,他也信了。还说冯清远告诉他,这花其实是驱蚊虫的用的,元庆觉得自己被骗了,一怒之下直接扔了。”
  
      苏太医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皱了皱眉头,道:“这夹竹桃用得好确实能驱蚊虫,毕竟它本身毒性不小,一般的虫子也不敢接近。不过夹竹桃一旦召来了虫子,那虫子的毒性可不小。元庆倒是逃过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