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银枪铁剑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性爱技巧> 第九十五章 银枪铁剑

第九十五章 银枪铁剑 -


  张炎南长发披肩,火红的发色看上去像一团炽热的火焰,手中提着一杆银枪,血红的枪缨,跟头发交相辉映,整个人像是燃烧起来了一样。
  “十招之内,打哭你。”
  面对张炎南的豪言壮语,王向阳只是微微一笑,道:“要是你真有这本事,我马上跪在地上叫你爷爷。”
  “这可是你说的。”
  人随枪走,张炎南长枪在手中一转,化作一条火龙直扑王向阳的面门。
  一股炽热的气息迎面而来,王向阳低声道:“没想到还有几分本事。”
  只见他脚步轻轻一点,整个人如水中鱼一般,擦着张炎南的枪尖滑了过去。手中铁剑一挥,刺向张炎南的腋下。张炎南身子骤然一个停顿,长枪回收,挡住了王向阳的铁剑。
  叮地一声,冒出一点火光,两人骤然分开。王向阳长剑在手中一挥,嫌弃一片尘土,笑道:“你小子有几分实力,不过想让我叫爷爷还差了点。你要是想叫我爷爷的话,我倒是勉强可以接受。”
  “说那么多废话干嘛,难道你耍嘴皮子也是职业的?”
  “看来不杀杀你的威风,你还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了。”
  “就凭你,还不够格。”
  两人一番唇枪舌战之后,又站战成一团,只见张炎南手中的银枪像是活过来一般,森寒的枪尖,总是朝着王向阳的要害而去。
  王向阳左突右闪,在张炎南的衣服上留下几个破洞,不过他也好不到哪去,一件好好的衣服,也变成了乞丐装。
  两人打得热闹,网吧里面的人也看得热闹,蒋翼武坐在桌后,手上拿着一沓赌票,高声喊道:“下注了,下注了。职业选手大战路人王咯,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呀。”
  一时间,又是一大群人,听见了他的呼喊围了上来,小小的赌斗台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蒋翼武满心欢喜地数着钞票,一面将手里的票根给递出去。
  场外的热闹,王向阳和张炎南两人当然是不知道的。两人又是一次激烈的碰撞,喘着粗气,额头上豆大汗珠流下来。
  “看你这样子,坚持不了多久了吧,还不如赶快认输,大不了我不当你爷爷就是了。”王向阳喘着粗气,对着张炎南调笑道。
  张炎南冷哼一声,说道:“怎么,要认输了?”
  “呸,我只是不想让你输得太难看了而已。”
  “那还费什么话,再来打过。”
  话音一落,长枪急点,张炎南一声大喝:“燎原百式!”
  只见无数道寒光骤然冒出了火星,转瞬间便成了一蓬火海,朝着王向阳飞扑而去。王向阳感受着炽烈的温度,心底一惊,手上的动作却不敢慢,长剑一舞无数道剑光,变成蓝色的毒蛇,钻进了火海之中。
  一声闷响,王向阳踉跄地往后倒退了几步,还没等他站稳脚跟,烟尘之中飞出来一道白光。王向阳大惊,急忙架起手中的长剑。
  银枪撞在王向阳的剑上,震得他双手发麻,又往后倒退了几步。张炎南飞身上前,接住了弹回来的长枪,抓住枪身一个横扫,大吼道:“去死!”
  长枪如同神龙摆尾一般,打在了王向阳的腰间,就在他整个人就要横着飞出去的时候。王向阳一把抓住了枪杆,巨大的力量将张炎南拉了一个踉跄,整个人朝着王向阳扑了过去。
  迎接张炎南的的是一段长长的剑尖,此时张炎南重心未稳,银枪又被王向阳抓住了。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张炎南用力将腰一扭,王向阳的长剑透肩而过,带起一蓬血花。
  王向阳腰间吃疼,胸中藏着一口浊气,吐不出咽不下,脑袋也有些发懵,手上一软松开了张炎南的长枪。
  两人同时倒飞了出去,半跪在地上喘着粗气。王向阳望着张炎南肩膀上的血洞,笑道:“怎么样,老子的贪狼真气不好受吧。”
  “戚,没把你脊骨砸断算你运气好。”
  张炎南不说还好,一说出来,王向阳只感觉腰间一阵刺痛,连带着整个背脊都开始发麻起来。
  “哪来那么多废话,就你那两下,还不够给爷爷挠痒痒呢。”
  “我看你是煮熟的鸭子就剩嘴硬了。”
  “咱两彼此彼此。”
  两人强忍着疼痛,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相对而立,目光中冒出一丝火光,仿佛要将对方烧成灰烬一般。
  蒋翼武收完了钱,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慢悠悠地点着手里的钞票,啧啧有声地说道:“这要是能多来几次,我岂不是就发家致富了嘛。”
  两人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蒋翼武手中的摇钱树,他们也没有空余的时间去想。他们所想的,只是如何将眼前这个人给打成肉饼。
  王向阳强忍着跪下去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身上的酸痛稍微缓解了一下,提着长剑又朝着张炎南攻了过去。
  此时两人都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再打下去拼的就是谁的意志力更强了。
  只见王向阳剑法散乱,脚步虚浮,不成样子。张炎南看在眼里,明知道对方破绽百出,就是无法攻过去,只得勉力提起长枪招架着王向阳的剑招。
  两人你来我往,完全不似刚开始那样激烈的碰撞,更像是两个小孩打架一般。
  突然间王向阳脚下一滑,剑也随之偏了一点。张炎南心中一惊,调转枪头,想要架住王向阳的剑,奈何牵动了伤口,顿时疼的龇牙咧嘴,手上的动作也慢了几分。
  王向阳也没想到,自己无意之中居然取得了先机,当下手上一用力,整柄长剑没入了张炎南的小腹。
  张炎南一声惨呼,提起手中的长枪便朝着王向阳的后背插了过去,但是力有未逮,枪尖刚没入王向阳的后背,整个人变委顿倒地,化作一蓬白光消失不见了。
  胜负已分,张炎南愤恨地将头盔砸在了桌子上,那些下了重注压他赢的,也是一阵惨呼。王向阳摘下头盔,暗道侥幸,那些赢了钱的也立马簇拥了上来,开始欢呼起来。
  蒋翼武废了好半天的力气,才将人群驱散开,手里握着一沓钞票喜笑颜开。
  “小王啊,没事多来我们这玩玩,我给你提成。”
  “哼,走狗屎运的家伙,有什么好神气的。”张炎南一脸愤恨不爽地看着王向阳,要不是最后他脚底下绊了一下,最后的输赢还不一定呢。
  王向阳咧嘴一笑:“别不服气,输了就是输了。男子汉大丈夫还输不起吗?”
  “输?”张炎南一声冷笑:“有本事再来一局,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
  “我还有事,择日再战。我走了。”
  王向阳微笑着挥挥手,走出了网吧。蒋翼武搂过张炎南地肩膀,轻声说道:“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跟他打游戏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张炎南好奇地看了一眼蒋翼武,后者一脸暧昧的笑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说的话也古古怪怪的。
  “没什么感觉,就像把他给捏成肉泥。”张炎南咬牙切齿地说道,一边说着,还攥紧了拳头,骨节咔咔作响。
  “你有没有兴趣去打职业,我可以让他帮你介绍介绍。也好过在这给我当下人。”蒋翼武一脸坏笑地看着张炎南。
  张炎南回过味来,恍然大悟道:“原来在这等着我啊,我才没兴趣打什么职业,又累又不赚钱,规矩还多。”说完带着一脸鄙夷的神情走开了。
  就在这时,一个小胖子,盯着一个大光头两个黑眼圈钻了进来。
  “蒋老板,忙着呢,南哥他这是怎么了,谁又惹他生气了?”
  蒋老板回头一看王大贵,笑道:“哟,小胖子,伤养好了?”
  “嘿嘿,那有什么伤啊,就是有点被吓着了,回家睡了一觉,什么病都好了。”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会几天几夜做噩梦睡不着觉呢。”蒋翼武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赞扬道:“不错,比我当初好多了。”
  “不说这些,你们刚刚怎么了,我咋看见南哥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我跟你说啊。”蒋翼武凑到王大贵的耳边,小声地说道:“你南哥刚刚跟别人赌斗输了,所以现在正郁闷着呢,你可别惹他。”
  “哦,这附近还有我南哥打不过的人,从哪冒出来的神仙啊。”王大贵带着惊奇的眼光,看着张炎南的背影,好奇地问着。
  “不是别人,就是那个王向阳。”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他说要回老家去,去跟被人辞行,路过我这里顺便进来看了看。恰好碰见你南哥了,两人几句话说不到一起就打起来了呗。”
  王大贵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这样啊。早知道我就早点出门了,错过了一场好戏。”
  “没事,没事。我想以后你天天都能看得见,没什么好遗憾的。”只见蒋翼武神秘地笑了笑,王大贵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但是感觉有些瘆的慌。
  “不说了,你是来上网的吧,我去帮你上机。”
  “诶,等等。”王大贵拉住了想要走的蒋翼武,低着头不敢说话,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蒋翼武疑惑地看着他,说道:“怎么啦,有什么事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那我可就说啦,你可得一定要答应我啊。”
  “那就得看你说的是什么事了。”蒋翼武摸着自己的下巴,身子往后挪了挪,想要离他远一点。
  不过王大贵还是亲热地凑了上去,搓着自己的双手,不好意思地说道:“对您来说不过是一件小事。我也想留在你这里打工,你看行不行?”
  “就这事?”
  “就这事!”
  蒋翼武长舒一口说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诺,那是小张,你过去找他,让他给你找套衣服换上,立马就可以上班了。”王大贵千恩万谢,朝着蒋翼武指的那个人走了过去。
  走出网吧,迎面吹来一股凉风,将心中的烦闷之气都吹光了,在加上天上的暖暖的太阳,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美好。
  王向阳踩着轻快的步子,绕过小巷,来到了张飞燕的楼前。望着眼前有些老旧的门,王向阳心中略微有些忐忑,到底开门之后该说些什么呢。
  纠结了半天,王向阳还是敲响了门,毕竟车到山前必有路,两人多年的交情了,不会为这么一点小事怀恨在心的。
  敲了半天的门,还是没有人开门,王向阳心中有些奇怪:“不对呀,她今天不是休假嘛,怎么家里没人呢?”
  一边这样想着,王向阳掏出手机准备给她打电话,电话还没拨出去,楼道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好了,就到这吧,你刚出院,还是回家去休息吧。”
  正是张飞燕的声音,她在跟谁说话呢?杨帆吗?王向阳带着疑惑的心情走了过去,转过墙角,正好看见张飞燕和杨帆两人说说笑笑。
  张飞燕一看见王向阳,立马将牵着杨帆的手甩开了,支支吾吾地说道:“你...你怎么来了。”
  那副模样,就像是偷情被抓住了一样,脸上写满了惶恐和惊慌。杨帆也觉得有些尴尬,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解释道:“飞燕今天接我出院,就留在我家吃了顿便饭,所以我就顺道把他送回来了。毕竟这一带也不是那么的安全。”
  杨帆这番解释实在显得有些苍白无力,就算这里再不安全,好歹也是大白天,用得着手牵手送到家门口吗?
  虽说王向阳一直把张飞燕当成是姐姐,杨帆这个人也还不错,自己本不应该反对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就是感觉有一根刺,就像是自己只喜欢的玩具,突然之间被别人抢走了,还是不会还的那种。
  “没什么,我请了个假,准备回老家一趟,所以想来看看飞燕她,有没有什么东西或者话让我带回去。”
  “你要回去吗?你的比赛的怎么办?”张飞燕一脸惊奇地看着他。王向阳笑了笑说道:“没事的,我被禁赛了两场,下次比赛反正我也上不了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挺多的,我也想趁这个机会出去散散心。”
  “那你车票买好了吗?什么时候走?”
  “宜早不宜迟,今天晚上就走。”
  “这么快吗?”
  张飞燕低着头,双手不安地搅动着,心里好像有无数的话,但究竟是说不出口,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目光在杨帆和王向阳两人身上飘来荡去,游移不定。王向阳哈哈一笑,好像是为了化解尴尬,但是反而更加尴尬了。
  “时间不早了,既然你没什么要带的东西,那我就先走了。”
  两步并作三步,逃一般地消失不见了。只剩下两个满怀心事的人大眼瞪小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