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赵敏又来了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性爱技巧> 第一百零二章 赵敏又来了

第一百零二章 赵敏又来了 -

    “这”
  
      看到独孤凤的姿态,蓝礼面色一沉。
  
      变得有些难看。
  
      “独孤姑娘,请赎蓝某不能从姑娘之愿了!”
  
      从独孤凤的视角来看,她做的似乎没错。
  
      她提供材料,邀请人手,给与报酬。
  
      那些大匠一边完成自己锻造神剑的梦想,一边又能帮助她锻造兵器。
  
      在大匠们看来,似乎也不是什么问题。
  
      他们之中有一些人的年纪已经很大了。
  
      人生七十古来稀。
  
      朝闻道夕死可矣!
  
      他们都已经五六十岁了。
  
      在临死之前,还能为自己儿时的梦想添一份力。
  
      又有什么可惜的呢?
  
      似乎没什么毛病。
  
      和蓝礼也没多少关系。
  
      既然这样,蓝礼有什么理由去阻拦呢?
  
      是这样么?
  
      不是!!!
  
      如果真的是这样,独孤凤也不会来找蓝礼了。
  
      在这桩生意里,亏得是蓝礼。
  
      因为那些大匠,都是蓝家的附属。
  
      每一个都是蓝礼的宝贝。
  
      他们给蓝家创造价值,蓝礼给与他们、他们的家眷、后代优越的待遇。
  
      在他们身上,蓝家也付出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若是他们就这样死了,蓝家的投入该怎么办?
  
      只有付出,没有收获?
  
      蓝家的工厂又该如何?
  
      没了这些大匠的坐镇,又会损失多少?
  
      听起来有些资本家的味道。
  
      可实际上,在每一个人在面对这种情况时,都不会有什么好心情。
  
      大匠们清楚这一点,所以不愿意来见蓝礼。
  
      而是让独孤凤这个四六不懂的带着图纸来。
  
      毕竟只进不出,还觉得理所当然的白眼狼,在南宋还是少数。
  
      也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独孤凤才会找上门来。
  
      她知道自己理亏,所以才会把姿态放得这么低!
  
      蓝礼认识独孤凤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可从来没有这样一刻,觉得独孤凤的面目变得可憎起来。
  
      不是因为独孤凤的请求过分。
  
      而是独孤凤让他发现,自己真的是有些自私的一个人。
  
      不。
  
      不该说是自私。
  
      而是变成了曾经令自己感觉厌恶的那种感觉!
  
      就像是小学时你想出去玩,父母要你去读书,且说是为了你好。
  
      中学时,你谈恋爱,父母反对,让你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高中填写志愿。
  
      大学毕业选择。
  
      工作方面的挑选。
  
      结婚对象的人选,
  
      父母都是为了你好,哪怕你心中知晓,可还是有种说不出的叛逆。
  
      那种被人把控生命轨道的感觉
  
      而现在。
  
      蓝礼似乎,也成为了这样一个人。
  
      相比起让那些大匠死在锻造神剑的‘伟业’上。
  
      蓝礼更希望他们能看着满堂的儿孙,含笑死在自家的床榻之上。
  
      当然,其中也有给蓝家创造利益的私心。
  
      这是不可避免的。
  
      可蓝家缺钱么?
  
      想要赚钱,蓝礼有无数的办法,真的不缺几个铁匠带来的那些利益。
  
      他只是不愿意,也不想见到,一群熟悉的人,为了一把剑而丧命。
  
      不值得!
  
      不论这把剑是独孤凤的,还是他蓝礼的!
  
      统统不值得!
  
      哪怕蓝礼也清楚,这种以自己的价值观去绑架他人,是一种不对的行为。
  
      可他还是这么做了!
  
      “独孤姑娘,这份图纸麻烦你带回去吧,若无其他事情,就赎蓝某不出门远送了。”
  
      冷淡的说出送客的言语,蓝礼眼睛一闭。
  
      下一秒。
  
      一道白衣出现在蓝礼身后。
  
      “独孤姑娘,请了。”
  
      自蓝礼影子中走出。
  
      白影语气幽幽的说道。
  
      在面对独孤凤时,白影一直都藏在蓝礼的影子里。
  
      眼下蓝礼既然送客,自然也就到了她出面的时候。
  
      白影很强。
  
      在她现身的一瞬间,独孤凤的眼睛就眯了起来。
  
      在白影开口时。
  
      独孤凤挺直腰身,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
  
      显得锋芒毕露。
  
      这一刻的她,似乎褪去了旁日中的琐事纠缠,变成了一名真正的剑客。
  
      “是这样么,有劳这位道友了。”
  
      冲着长桌后的蓝礼点了点头,独孤凤在白影的带领下,转身离去。
  
      她们前脚离去。
  
      蓝礼身后的书柜后,隐藏了好一会儿的紫萱就露出头来。
  
      “夫君。”
  
      “紫萱?你怎么来了?”
  
      “哪个姐姐好奇怪哦。”
  
      “嗯?”
  
      “她看上去很奇怪,感觉不像是一个完整的人。”
  
      说话间,紫萱凑到蓝礼身边,非常自然的坐到他的怀中。
  
      蓝礼闻言,眉头一挑:
  
      “不像一个完整的人?”
  
      “是啊。”
  
      紫萱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
  
      “在我的感觉里,她就像是一道一道嗯,很别扭啦,就像是一小块灵魂碎片,愣是被人送去投胎了一样!”
  
      紫萱说的非常苦恼。
  
      她也搞不清楚独孤凤究竟是种什么状态。
  
      在她的感觉里,独孤凤就像是一个人的灵魂碎片,被人特意塞到别人的魂魄里去培养。
  
      给她带来一种非常别扭的感觉。
  
      可这种感觉,她偏偏还无法去形容。
  
      紫萱的苦恼,蓝礼没有发觉。
  
      在他的感觉中,独孤凤的确是一个正常人。
  
      除了她那时灵时不灵的大宗师境界之外,其他的一切还好。
  
      “算了,我们不去理她。”
  
      想到这次拒绝了独孤凤后,今后很可能不会再和她打什么交道。
  
      蓝礼笑着岔开话题:
  
      “你还没说,今天怎么想着跑到我的书房来了?
  
      你不是不喜欢读书的么?”
  
      “才没有!”
  
      听了蓝礼的话,紫萱冲他拱了拱鼻子:
  
      “人家只是不喜欢你读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着头晕。
  
      其他的书,人家还是愿意去读的!”
  
      蓝礼闻言,眨了眨眼:
  
      “比如?”
  
      “比如你写的那本华山神女隐藏身份,跑去和梁山伯在书院里度日的故事,人家就很喜欢的啊!”
  
      “呵呵呵”
  
      蓝礼闻言,满脸木然。
  
      神特么的杨禅和梁山伯!
  
      自己这个傻乎乎的媳妇儿,听个故事都能听跑题了!
  
      偏偏的,嘴上说还不行,还非要让蓝礼把故事给写下来
  
      教练,我能嫌弃她嘛?
  
      蓝礼书房的气氛。
  
      因为紫萱的到来,变得充满了二哈式欢乐。
  
      另一边。
  
      白影把独孤凤送到蓝府门前。
  
      站在门口。
  
      白影冲她摆了摆手,整个人就如同一道气泡一般,凭空碎裂开来。
  
      哪怕以独孤凤的感知,都没感应到她是如何消失的
  
      “蓝家内,竟然还藏有这般强的高手?”
  
      有些烦躁抓了几把自己的秀发,独孤凤一只手下意识的向着腰间摸去。
  
      嗯
  
      她不是想要砍谁。
  
      只是觉得这世道太危险,握着剑才有安全感。
  
      可惜,她摸了个空。
  
      没有摸到剑。
  
      想到自己的配剑又破碎了,独孤凤面色一僵。
  
      随后嘴上嘟囔了一句:
  
      “没有神剑,我只是半个大宗师。
  
      有了神剑,我才是就能成为大宗师里拔尖儿的那波。
  
      哼!蓝礼!
  
      你今天阻止本姑娘炼剑不说,还叫一个古怪的高手出来吓唬本姑娘。
  
      这笔账本姑娘记下了!
  
      早晚有找你报仇的那一天”
  
      一个大宗师级高手,非常孩子气的嘀咕了几句后。
  
      抱着那一堆图纸,脸色凄苦的走向蓝家工坊。
  
      嗯,她还得去找那些大匠汇报情况。
  
      没有蓝礼得同意,她的剑肯定是练不成了。
  
      为了自己得儿孙着想,那些大匠是不会帮她炼剑的。
  
      独孤凤有些气苦,但也没真的去记恨蓝礼。
  
      反倒是还在心中感谢他们。
  
      毕竟这不说大匠们的错。
  
      人家还真心实意的帮了忙。
  
      她算是一个非常纯粹的人。
  
      知道是自己的要求过分。
  
      被人家拒绝了,也是理所当然
  
      可如独孤凤这样的人,终归还是少数。
  
      不是所有人,都能在被人拒绝后,还保持着一颗平常心的。
  
      就如比
  
      “什么?你说我们的要求,被武当方面拒绝了?”
  
      长江北岸,洛阳城。
  
      曾经杨康的王府内。
  
      站在大厅的中央,赵敏的眼睛瞪得滚圆:
  
      “你是不是没和他们说,只要张真人肯见我一面,我大蒙古就把抓到的人还给他们?”
  
      “回敏敏郡主的话,郡主您说的每一个字,阿拔汗都如实说于武当的道士听了!”
  
      于赵敏对话的,是一个名叫阿拔汗的蒙古勇士。
  
      是个百夫长。
  
      在他们的四周,诸如玄冥二老、苦大师、缺了条胳膊的阿大,还有着各式各样气势不凡的高手,都在旁观。
  
      这会儿,这名蒙古百夫长,挺着脖子,一脸不屈的回答道:
  
      “那群道人就是一群石头一般硬的废人,需要我大蒙古的铁骑践踏后,才能认清他们是俘虏的事实!”
  
      “你”
  
      “回郡主,我们想要见谁,让他们做什么,应该先以弓箭和铁骑令他们屈服!而不是用那没有任何说服能力的书信!”
  
      二人之间的对话,用的是汉语。
  
      而赵敏的衣着,也是如汉家女子一般。
  
      绫罗长裙,显得分外可人。
  
      也不知赵敏为什么这么喜欢汉家文化。
  
      估计是爱好?
  
      又或者是被王宝宝熏陶到了?
  
      一个姓王,一个姓赵,老爹又姓帖木儿
  
      咳咳咳。
  
      赵敏的这种爱好,在蒙古人眼中,是不对的。
  
      就像是这位阿拔汗的眼中。
  
      既然他们已经抵达了长江的一侧,于那位武当山上的大宗师,只隔了一条江的距离。
  
      这么短的距离。
  
      郡主既然想要去见他,就应该提着铁骑过江。
  
      待到整座山头都被铁骑所包围后,那些道人就算不想剑,也不得不乖乖出来恭迎郡主。
  
      至于期间的危险和挑战?
  
      抱歉!这正是蒙古人所追求的!
  
      历史上南宋时期的蒙古人,正式靠着这种平头哥精神,才打下了诺大一片疆域。
  
      乃至于在近千年后,还让后人为此骄傲。
  
      可惜。
  
      眼前不是历史中的那个朝代。
  
      赵敏清楚,若是她真的如阿拔汗说的那般,提着铁骑马踏武当。
  
      怕是会把手头这些人,全都折损在武当山下。
  
      武当山。
  
      襄阳城。
  
      一想到这两个地名,赵敏就恨的牙都洋洋。
  
      她忘不掉,上一次去襄阳时,被人撵的狼狈而逃的模样。
  
      那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一只毫无反抗之力的兔子!
  
      难受。
  
      委屈。
  
      不满意。
  
      想杀人。
  
      她明明是带着友好而去!
  
      结果却换来了宋人的敌视和攻击!
  
      还让她差点丧命在襄阳城中。
  
      一想到那些身披铁甲,外表和铁罐头一样的甲士,赵敏就变得更加烦躁起来。
  
      “阿拔汗。你出去,叫阿查德进来见我!”
  
      “郡主!啊查德就是一个懦夫!一个小人!你万万不能”
  
      “我叫你出去!”
  
      赵敏声音冷漠的把阿拔汗赶出宫殿。
  
      没过多一会儿,一个身穿汉家服装的瘦弱蒙古人,就迈着小步走进王宫内。
  
      “阿查德见过昭敏郡主。”
  
      “嗯,阿查德,你起来说话吧。”
  
      “是。”
  
      阿查德闻言,站起身来。
  
      准确来讲,这个名叫阿查德的蒙古人,身高并不矮小。
  
      一米七的身高,在蒙古人之中,也算是中上。
  
      可他看上去,实在是太过瘦弱了一些。
  
      一种瘦成皮包骨的感觉。
  
      偏偏的,他的身上还有着一股南宋文人的感觉。
  
      就是那种我瘦我骄傲,瘦弱到身如飘柳,才显得更有文人风骨
  
      也不知这种思想是怎么传播到一个蒙古人这里,并被他学以致用。
  
      可在今天,他之所以能被赵敏召见,的确就是因为他的这种态度。
  
      就听赵敏声音柔和的开口道:
  
      “阿查德。我想见武当的张真人,却被武当拒绝了,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才能见到他?”
  
      “昭敏郡主想要见张真人?”
  
      阿查德闻言,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很简单,只要郡主你给南宋的皇帝修书一封,从他那里要一份旨意来,武当山的人,就不敢不见你了!”
  
      “南宋皇帝的书信?”
  
      赵敏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犹豫。
  
      要知道她上次去襄阳,就是受到南宋皇帝的邀请。
  
      结果
  
      她损失了很多的勇士,命还差点丢了。
  
      回了长安后,还被自家父亲臭骂了一顿。
  
      “南宋皇帝的话,有用么?”
  
      赵敏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询问阿查德。
  
      阿查德闻言,脸上的笑容更甚:
  
      “郡主放心,此事若是交由阿查德处理。
  
      不出一月时间。
  
      阿查德定叫郡主在武当山上,见到那位张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