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吃白肉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性爱技巧> 第六百五十八章 吃白肉

第六百五十八章 吃白肉 -

刚才的情况虽说有些危险,但对于左旸来说,却也只能算是有惊无险。
  
  只不过海螺姑爷之前可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阵势,说句老实话,当时他真心以为这次死定了,心脏都差点从胸腔里面跳出来,直到左旸开启了【十面埋伏】,带着他跑出距离那伙NPC差不多百米左右的距离,他才略微放下心来。
  
  事到如今,【十面埋伏】那30秒钟的持续时间已经过去,左旸与他也接着隐身的功夫走到了一处风化巨石的后面,彻底避开了那伙NPC的视线。
  
  “呼呼”
  
  海螺姑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脸劫后余生的表情看着左旸笑了起来,“大哥,这也就是你了,这种情况要是换了别人别说跑掉,估计早就被秒的渣都不剩了,不过大哥,下次有什么计划提前跟我说一声呗,也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不然我怕我这小心脏受不了。”
  
  “放心吧,如果遇到连我也解决不了的问题,我会想办法让你先走的。”
  
  左旸则是心平气和的说道。
  
  “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海螺姑爷以为左旸误会了他的意思,连忙解释起来。
  
  “我知道。”
  
  左旸笑着表示理解。
  
  “呃……”
  
  如此一来,海螺姑爷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如此跟着左旸慢慢向背面走去,待将气喘匀了之后,他犹豫了一下又忍不住问道,“大哥,我看你现在的行进路线略微改变了一点方向,咱们这是打算去哪,该不会是去……”
  
  “龙门客栈。”
  
  左旸直接肯定了他的猜测,头也不回的说道,“龙门客栈与我这次要去的柞木峰虽然在方向上略微有一丁点小出入,但总体来说还是顺路的,所以我打算去看看……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这些人当中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两个小孩应该是被制住了穴道,所以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不过他们一直在用求助的眼神向我使眼色,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算是在给咱们发布奇遇任务了。”
  
  “除此之外,这伙人意欲对我们不利,我也已经对他们产生了一些兴趣,既然他们在找龙门客栈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先一步去龙门客栈看看,说不定能够找到埋伏他们的机会,从他们身上搞到一些好东西。”
  
  虽说左旸已经通过【西域见闻录】得知了龙门客栈的信息,很清楚这家黑店其实也不是什么善茬,但他依然决定去转一转……直觉告诉他,现在住在已经成为“风水宝地”的小别墅中,他的运气怎么样都不会太差才对,需要考虑的只是收获是多是少的问题。
  
  “埋伏NPC?”
  
  海螺姑爷再一次裆下一颤。
  
  这并不是他怂,而是玩了这么长时间的游戏,他还是破天荒的头一次听到有玩家敢打NPC的主意,最主要还不是那种耍耍滑头、哄骗一下的NPC之类的小动作,而是……听左旸话中的意思,这明显是打算收拾这群NPC,甚至可能是直接干掉?
  
  我的天呐!
  
  海螺姑爷光是想到这种事,心里就不由的发虚,这群NPC每一个的功力境界都不低好么?尤其是那个老太监和老太监身边站着的那两个人,随便拉出来一个都是玩家只能敬而远之的存在(对于他以及绝大多数玩家来说,真心惹不起,完全没有一战之力),结果左旸却打算收拾对付一群……
  
  如果换做是别人再说这种话,海螺姑爷肯定只会不屑一笑,因为说这种话的人不是在吹牛逼,那就一定是疯了!
  
  而事实上,即使是传说中的无缺公子左旸在说这种话,海螺姑爷心中依旧忍不住打起了小鼓,不是说左旸的实力不够强,在玩家当中左旸称第二,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称第一,但是这些可都是NPC啊,功力境界高出很多的NPC啊!
  
  真的可以么?
  
  与此同时,海螺姑爷的脑袋里面还划过了另外一个疑惑,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哥,你真的是第一次进入西域吧?”
  
  “是啊。”
  
  左旸点了点头,笑道。
  
  “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你对西域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呢?”
  
  海螺姑爷继续问道,“最开始的时候,你说你要去柞木峰,而且方向十分明确,甚至详细到了度数和距离,那时候我还可以解释为你是接到了什么特别的任务,任务给了你一些有关柞木峰指引,但是前往这个什么‘龙门客栈’总应该是你临时做出的决定吧,你依然能够准确的说出它所在的方向,这就让我有些没办法理解了,所以说,你应该是带了什么牛叉的引导宝物吧?”
  
  “不愧是论坛版主。”
  
  左旸也不瞒他,颇为赞赏的点头道。
  
  “嘿嘿。”
  
  海螺姑爷验证了心中的疑惑,却也相当识趣的没有要求左旸拿出来给他观看,毕竟人人都有底牌,底牌这种东西本来就不是给人看的。
  
  他……也有,只不过因为左旸太过强大,目前为止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显露罢了。
  
  ……
  
  西域之中赶路不同中原,许多地方不能骑马,因此即使是雁门关的驿站,也不会将快马租给要进入西域的玩家。
  
  在这里使用轻功赶路也是行不通的,因为环境恶劣,持续使用轻功与“超负荷负重”一样会导致“疲劳值”增长的很快,而“疲劳值”一旦达到满值,玩家就只能像是被点了穴一般原地休息,这样赶路的效率其实并没有快多少,反倒还增加了一定的危险性。
  
  也是因此,左旸与海螺姑爷的赶路速度并不快。
  
  即使距离龙门客栈只有120里左右的路程,他们依然需要走很久才能够到达……不过避开了那群NPC之后,他们已经走了没多远就已经出了戈壁,进入了一望无际的沙漠地区。
  
  沙漠地区到处都是巨大而平缓的沙丘,脚下能踩的地方全部都是松散的沙子,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之中,他的【十面埋伏】就不太好用了,因为在这样的地面上行走,一定会留下十分明显的脚印,即使隐了身也很容易暴露行踪。
  
  除此之外,烈日当头,他们的“干渴值”增长的速度也变得快了一些,不过好在在这之前他们刚刚路过一处水源进行了补给,再加上10个水壶的储备,短时间内应该不需要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如此连续走了很久。
  
  左旸也没去细算时间,反正就是早上吃完饭上线之后没多久就遇到了老太监那伙NPC,然后就一直朝着龙门客栈的方向行走,后来中午下线吃了个午饭睡了个午觉,下午上线继续赶路,直到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他们才终于在一座巨大的沙丘后面看到了一个使用黄色的石块圈起来累积而成的院落。
  
  一个孤零零的院落,就这样极其违和的出现在了这片沙漠之中,院落的满口还竖立着一根差不多四、五米的木头柱子,上面挂着一面已经褪了色的黄色旗帜,旗帜上有几个同样掉了色的黑色大字龙门客栈!
  
  院子里面,是一个同样用石头堆砌而成的两层建筑,墙上的石头缝用石灰抹了一遍,以此来起到加固和密封的作用,常年的风沙侵蚀之下,这个客栈的所有棱角都被“盘”的非常圆润,并且通体呈现出与沙漠一样的黄色。
  
  “到了,大哥,我们到了,哈哈哈,你快看,龙门客栈!”
  
  看到这个院落,海螺姑爷立刻兴奋的叫了起来,开心的就像一个孩子……毕竟如此枯燥的赶路过程,再加上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黄色的无尽沙海,任何人的心中都会产生烦闷的情绪,哪怕是左旸也不例外。
  
  因此此刻看到龙门客栈总算到了,左旸烦闷的心情也是一扫而空,甚至就连脚步都轻盈了许多,笑着点了点头,对海螺姑爷说道,“走,下去看看。”
  
  说完,他也是童心未泯,直接从沙丘顶端跳了下去,屁股着地顺着沙丘的下坡一路向下滑去,这叫做“滑沙”,现实当中这在西北地区也算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旅游项目,不少人花钱去玩呢。
  
  “大哥等等我,呦吼!”
  
  海螺姑爷更加放飞了自我,像人猿泰山一般一边吼叫着一边平躺着向下滑去。
  
  片刻的欢愉之后,左旸与海螺姑爷进入了那个院落,敲响了龙门客栈那扇已经因为过于干燥而出现了一些裂纹的木门。
  
  或许是为了遮挡风沙吧,也或许是有什么事,眼下天还不黑,这家客栈就已经关了门,并且还从里面插上了栓子。
  
  “来喽!”
  
  里面很快就传来一个十分油腻的声音,紧接着里面的门栓想动了一下,又伴随着“吱嘎”一声,一个生的獐头鼠目裹着头巾的消瘦男子便从门里面钻了出来,上下打量了左旸与海螺姑爷一眼,然后才挤出满脸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问道:“呦,两位客官,你们这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住店。”
  
  左旸果断说道。
  
  他来这里一来是为了看看这个龙门客栈到底有什么神奇之处,二来则主要是为了蹲一波老太监那一行人,所以应该会在这里略微待上一阵子。
  
  “好嘞,两位客官里面请!”
  
  消瘦男子脸上的笑意顿时更甚,连忙将门让开点头哈腰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而他脸上那盛开的笑容,却又无端的给人一种不怀好意的感觉。
  
  “好。”
  
  左旸点了点头,抬脚就要往里面走。
  
  “大哥,且慢……”
  
  海螺姑爷却在这时候拉住了他的胳膊,用私聊的方式与他说道,“这个伙计不是什么好人,尤其是这个游戏里设计成这个模样的NPC,我们最好还是别跟他走得太近……而且你看的功力境界,一个客栈的跑堂伙计,居然是‘出神入化’境界的NPC,这很不正常的,我怀疑这是一家黑店,你确定要进去么?”
  
  “我知道这是一家黑店。”
  
  左旸冲他笑了笑,说道,“所以进去之后,我们必须多留几个心眼,如果见势不妙该跑就跑,该心狠手辣就心狠手辣,犹豫,就会败北。”
  
  “可是……”
  
  海螺姑爷明显还有顾虑,不过见左旸已经这么说了,他知道左旸基本不打无准备之仗,于是也只得将顾虑放回了肚子里。
  
  如此,两人终于一前一后跟着那个獐头鼠目的伙计进了客栈。
  
  “咣当!”
  
  等他们进来之后,那伙计的动作也是快的很,一个闪身便又转到了门边,将他们身后的门栓重新插上了。
  
  这些动静,搞得海螺姑爷心里那叫一个心惊肉跳,却又只能强作镇定。
  
  而左旸才是真正的淡定,他先是环顾了一下客栈里面的环境,别说外面看的不咋地,里面的空间却还挺大,楼下大概有个二百来平米的样子。
  
  除了正北方的柜台以及柜台后面挂着一块破布帘子的后堂之外,剩下的地方都摆满了木头桌子,而这些木头桌子也像是那两扇木门一样,因为干燥而出现了许多裂痕……但这些裂痕其实并不怎么显眼,真正显眼的,是那些木头桌子上面的其他痕迹!
  
  几乎每一张桌子,每一张椅子上面,都或多或少的留有一些利器劈砍的痕迹,有的地方甚至直接被斩做了两半,之后又用一根木条加上几根钉子强行连了起来继续使用……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地方留有一些暗红色的痕迹,这些痕迹已经渗透到了干燥的木头纤维之中和缝隙当中,洗是绝对洗不干净的。
  
  这些细节都在无声的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刀光剑影……
  
  “两位客官,你们先请这边坐,我去给你们倒杯茶,顺便问问掌柜是否还有空房……”
  
  消瘦的伙计将他们引到一张桌子旁边,极为殷勤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
  
  “嘭!”
  
  西边的角落里猛然传来一声巨响。
  
  “!?”
  
  左旸与海螺姑爷都是一惊,连忙循声望去。
  
  只见那边的桌子上正坐了十几个身上脸上刺着古怪纹身,发型也留的十分个性的一看就是西域族人。
  
  其中一个身高至少2米的光头大汉正怒气冲冲的拍着桌子站起身来,破口大骂道:“掌柜,你把我们当做什么人,居然敢给我们吃‘白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