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秋娘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小说> 第三百八十九章 秋娘

第三百八十九章 秋娘 -

    第三百八十九章秋娘
  
      梁格嵬赶紧插话:“如此也甚好,先生放心,我大白高国,不似宋朝那般打压武人,只要你有勇武智谋,不愁不飞黄腾达。”
  
      嵬名浪遇不由得再次感慨:“岂曰宋无人,乃不得用而已!如此便请先生早日歇息。对了,先生不熟悉我军制,营中莫要乱走,有事先告诉负瞻即可。”
  
      巢谷躬身施礼:“自当如此,如此巢谷先请告退。”
  
      临到要出帐门口了,巢谷却又转身:“对了,尚有一件大事禀告。”
  
      嵬名浪遇问道:“何事?”
  
      巢谷说道:“三位怕是都小视了苏明润的战略之才,也小视了他的奸诈。眉山盐井,已可深入地下三百丈。所以诸君切莫以为囤安寨是一处旱寨他苏明润,可真有本事凿透岩层,如清涧城那般,打出清泉来!”
  
      三人俱是大惊,嵬名浪遇站起身来,拱手道:“有劳先生,还请暂缓休息,我们继续细说其详!”
  
      ……
  
      夜深了,巢谷已经退下休息,帐中三人还在计议。
  
      一番言谈下来,巢谷的重要性已经凸显,嵬名浪遇将梁屹多埋问得更加详细。
  
      最后嵬名浪遇问道:“你们觉得,这巢先生,有没有问题?”
  
      梁屹多埋首先不服:“巢元修当是信人,一路上我也曾多方试探,他对宋军内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故意与他独处,如果巢元修有异心,俘虏我送去大宋,岂非大功一件?”
  
      嵬名浪遇摆手道:“这个不能说明问题,他自己都说了,渭州苏探花可是他仇人,绑架了你,他也没法献于苏明润。”
  
      梁屹多埋笑道:“皇叔难道不知?宋朝文武,势成水火,那小苏探花,占了种大郎在渭州城的产业,拔了种大郎在渭州城里的眼线,官司打到了四路都转运使那里,那都转运使偏帮文人,将种大郎狠狠惩戒了一番。巢大哥要是绑了我交给种大郎,岂不得好?”
  
      梁格嵬手又好气又好笑:“贤侄,你这话听着古怪,我怎么觉得你和绑匪倒是一路的?”
  
      说完又琢磨道:“这巢先生,出现的时机毕竟过于巧了。刚刚一番话,却又处处都透露了宋朝的机密。相较而言,我觉得他是宋朝奸细的可能性比较小,改日试试他酒精和钢铁的法子是否真正有效,才能判断出他是否实心投靠。”
  
      嵬名浪遇在帐中来回踱步:“就算不能排除,以那什么酒精和炼钢法这两样重器的功劳,给个官职养着,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你们有没有想到另外的可能?”
  
      梁格嵬问道:“皇叔,什么可能?”
  
      嵬名浪遇一字一句说道:“那!个!人!”
  
      梁格嵬也一下反应了过来:“李文钊?!是那反贼!”
  
      嵬名浪遇摇了摇头,似乎不愿意用反贼来称呼这个人:“也是生不逢时,若非出身,难说不能成我朝不世出的人才,可惜啊……”
  
      想了想:“试探还是要继续试探的,不过所言有道理,那也不用在乎他的来路。听闻宋朝关中的郑国渠,当年也是间谍所献,可渠成之后,一样有大用!”
  
      “这样,屹多埋你继续笼络巢先生,解衣衣之,推食食之。”
  
      “格嵬你这里,将作坊建起来,给巢先生一个治器械的勾当,试用他所说的法子,要将他会的技术掏干净。”
  
      “至于我嘛……让渭州城的眼线打听一下他的来路,再细作计较。”
  
      ……
  
      渭州城中,秋娘看着手中一张纸出神。
  
      这是一张广告,蜀中大豪商发的,悬赏百两黄金,征集羊毛线编织技法。
  
      丫鬟过来,收拾秋娘身边的毛线簸箩,说道:“小姐,你真的要去领赏?”
  
      秋娘有些患得患失:“有了百两黄金,小鱼你说我们是不是就可以脱籍了?”
  
      小鱼歪着脑袋:“小姐,脱籍有什么好的?脱籍了我们还能养活自己吗?再说这是大富商悬赏,脱籍却是官府的事情。难道你要嫁给大富商做妾?那帮老头好色贪财,没一个好东西!”
  
      秋娘抓起簸箩里的毛线球,既像在说服小鱼,也像在说服自己:“多好的线啊,小鱼,这是我见过最好的绒线。脱籍了,我们就织毛衣,织手套,织袜子!我们能养活自己的!”
  
      ……
  
      程三看着秋娘蓝色的眸子,一时间有些怔神。
  
      又翻检了一下桌上的围巾,手套,还有一件毛衣:“秋娘是吧?好像我们在商会上见过……”
  
      秋娘低着头泫然欲泣:“是,奴家是乐伎,今在贱籍。”
  
      程三说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不是中原人?”
  
      秋娘说道:“奴家母亲,原是一胡人豪商的妾侍,那胡人据说来自极远之地,当地男子以商为业,妇人以羊毛奶品,补贴家用。”
  
      “母亲手巧,从胡婢处习得纺织之法。”
  
      “后来大战开始,父亲不知所踪,母亲为了养活奴家,身入贱籍。”
  
      “待奴家长成,也沦落坊间,与人弹唱。”
  
      说完盈盈跪下:“程公,奴家献上毛线编织之法,不要百金,只需小苏探花一句话,脱去奴家贱籍,求程公成全。”
  
      程三叹息道:“二十年乱世,毁了整整一代人啊……明润真是能人所不能,他说世间别有以线织衣之法,这当真就有。”
  
      “娘子请起,你既有此志,老夫也是佩服。这样,我指给你一条明路你将这些物事,拿去求见薇儿小娘子,只要能得小娘子一句话,对少爷来说,怕是比九经上夫子之言都管用。”
  
      秋娘拜谢,取过针织:“石小娘子常在慈济院,我知道的。”
  
      见到秋娘即将迈出大门,程三才暗自点了点头:“且慢,至于奖励你那百金,不管少爷如何处置,我都给你留着。”
  
      秋娘顿了一下,转身再次盈盈拜倒:“多谢程公怜惜。”
  
      第二天上午,石薇便拿着秋娘的针织来找苏油。
  
      苏油正拿着一支箭,闭着一只眼睛一边瞄箭头,一边对石说话:“这箭头最大横截面积比锥状箭头可小得多了,硬度怎么样?”
  
      石说道:“硬度比冲压箭头还差了些,不过已经接近钢材,加上设计成这个样子,威力不比破甲锥弱。”
  
      “能破瘊子甲?”
  
      “没问题,破后能入一寸。”
  
      “对付我们的冲压钢盔呢?”
  
      “呃……这个还差了些,叔祖,为了不让西夏人捡到这种箭头反过来对付大宋,我们做了这样的设计。”
  
      “你看,这是光箭头,尾巴很短,底部有一细针。”
  
      “箭杆上我们做了这样的设计,开了一个楔口,类似木工的榫卯结构,这样除了插入细针,还能对箭头夹持,稳固程度很好。西夏人就算捡去,加工不出精巧的箭杆,也是白瞎。”
  
      苏油表示很满意,又取出一张图纸:“上次去龙首村,见到放羊的孩子扔石头是一把好手,一块石头扔到领头公羊的角上,就能控制其行进方向,我就弄了个这样的东西。”
  
      石接过来,见是一个柱型瓷罐,上方有个木柄,侧面开着一个两个孔,一侧孔中插着一枚钉子一样的东西。
  
      苏油说道:“这枚钉子是撞击机构,平日里这样保存,需要使用的时候,只需将这钉子取出,插入瓷筒上的另一个小孔,然后在钢盔或者岩石上一砸,便能引燃火信。”
  
      “火信能延时数秒,可以抛掷出去炸伤敌军,这设计如何?”
  
      ps:推书《横冲直撞闯大明》作者是一个书名废、简介废。土著带着疯人院,欲要重立明人脊梁的故事。作者有150万老书人品保证,新书还可以有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