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回 十四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小说> 第五十五回 十四

第五十五回 十四 -


  高季左得了孝康太后的懿旨,这才从昏暗阴冷的慈明殿里缓步退了出来,当暖暖的阳光打在他背上的那一刻,高季左终于下意识地长长地换出一大口气来,原本紧绷的身子也随之松弛下来。
  他站在殿前的露台上面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肩膀上面却被人在背后猛拍了一下,就听得一阵银铃样的笑语:“我以前常听人说先生秉性耿介,不畏权贵,敢掌朝廷二三品大员的耳光?”
  “谁?”高季左扭头来看,原来是方才那个叫颖儿的小丫头正抱着文房四宝站在自己的身后,看着自己笑个不停。
  高季左笑道:“哎呀,原来是颖儿姑娘到此。高某失礼,失礼啦!”说罢,他双手笼起袖子来,对着小丫头俯身作揖。
  他的迂腐又引得颖儿发了一阵笑:“今日一见……才知道什么叫‘见面不如闻名’,真是叫人好生的失望哟。”
  高季左却不以为意,笑道:“唉,圣母皇太后仪容有威,德操斐然。我哪里敢在真人面前嚣张放肆呢?”
  “得了吧!”颖儿冷笑一声,压低声音说道:“你……你就是在拍太后的马屁啦!当我不知道?我刚才还偷偷看见你给头后磕头的时候,咧着嘴巴嘴偷笑呢!”
  高季左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窃萧不能算偷……窃笑!……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小丫头哄笑起来:月台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高季左给她笑得分外尴尬,只得闭住了嘴巴,在那里四下张望起来。
  颖儿见他不说话了,却来撩拨他道:“江州如此吃紧,想不到先生还有看风景的雅致。啧啧啧,真是心大无边呐。”
  高季左表现出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说道:“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得什么?我这叫举重若轻!你莫要看江州现在的局势如何的凶险,只要我挥一挥手,梁平的十万贼军就皆要化成齑粉矣!”
  “哼,吹牛!”颖儿落落大方地往前跳了一步,咯咯笑道:“先生是第一次来大内吧,可知道这慈明殿的风光乎?”
  高季左尬笑了一阵,说道:“虽闻其名,但未曾亲眼见到。”
  “瞎说!”颖儿娇笑道,“你这不就在慈明殿上站着吗?怎么能说自己是未曾亲眼所见呢?”说着,她把娇俏的身姿斜倚在阑干上面,水袖轻卷露出一截欺霜赛雪的小臂,翘起削玉似的葱指来指点着四周花花绿绿的风景对高季左道:“这慈明殿是后宫中的高阜之处,在这里可以把大明宫里最美丽的景色全都尽收眼底——前面是太液池,等到秋季天气晴明的时候,太液池里面日月晃漾而波澜涟漪清澈可爱。你在水云榭上静观秋风微动太液池水,波光鳞鳞,真是一种享受。太祖御制诗里面有‘秋到宸居爽籁生,玉湖澄碧画桥横’之句,所以,这景儿叫做‘太液秋风’。”说着,她把胳臂一转,指着后面的长廊,侃侃而谈道:“后面就是御花园啦。正宫皇太后喜欢荷花,所以内务府就在御花园里面整治了一个万亩荷塘,现在开得正好。等到了晚上有月亮的时候,你留心去看,那些花叶上面积着许多水珠儿,就好像是碧天里的星星,煞是好看哩。”
  “嗯嗯嗯……”高季左一边点着头,一边看着她怀里面的纸墨笔砚,问道:“你来找我,怕不是单纯地陪我在这月台上面看风景吧?”
  颖儿把乌珠儿一瞪,不屑一顾道:“嘁……谁家小姑娘愿意陪你看风景啊,大叔你看你的胡子都一大把了,就不要如此自作多情了吧?”
  “唔……”高季左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儿,摇头笑道:“那总不会是要拜我当先生,请我教你读书识字吧?唉,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这俗话说,女子无才……”
  颖儿又不高兴起来,只把柳叶眉儿翘起一边来,嘟着小嘴儿,嚷嚷道:“我们自有太后教导,谁还要你在这里多管闲事?”
  高季左给她气笑了,只把袖子一摔,说道:“既然姑娘并无他求,高某还有要事在身,这就告辞了,恕不奉陪了!”
  小丫头顿时焦急起来,把怀里的纸墨笔砚往地上一丢,一把扯住了高季左的袖子,不快道:“哎哎哎,谁说我找你没事情了。你……你这个人怎么心眼儿这样小,就这么开不得玩笑?”
  高季左吹着胡子道:“对,我这个人心眼实,就是开不得玩笑的!”
  “哼,好啦,好啦,是我的不对,我向先生道歉啦!”颖儿把绣鞋在石砖上面恨恨地踩了几脚,说道:“刚才在殿上的时候,太后要我把先生的教导写在日记里面以方便日后背诵观瞻。可是,你……你啰里啰唆地说了这么许多,我也没记住啊。所以,我就想请先生再复述一遍当时的原话,我也好好学习一下啊。”
  “日记?一个写日记的人……”高季左不以为然道,“我就问你了,在这个世界上,正经人谁写日记啊?太祖皇帝写日记吗?大正皇帝写日记吗?你写日记吗?”
  “我……”颖儿想说话,却被高季左一句话给堵了回去:“谁把心里话写在日记里。”
  “先生,我以为……”
  “写出来的那能叫心里话?”
  “可是圣母皇太后她……”
  “下贱!”
  颖儿的小脸越涨越红,等到高季左把“下贱”说出口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了!——“你真是够了!我是偷你家大白菜了还是怎么的,干什么我说一句,你就怼我一句?针对我也就算了,还敢指摘太后定下的规矩?真是找洗,拖出去!”
  高季左看她生气了,反而笑了起来,赶紧道歉道:“玩笑,玩笑而已。姑娘不要见怪。其实呢,写日记是一个相当好的习惯,当年咱们江左大儒庚期对以日记这种形式每日三省吾身也是推崇备至的。实不相瞒姑娘,我私下里写日记也有好几个年头了,已经是一个习惯了,日有所记,记有所得,得有所悟,悟有所思,每日如此,善莫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