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坐而观全城 - 五月丁香花开网 A片毛片免费观看 青青草AV在线视频观免 大香蕉伊人久草AV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
您的位置:

首页>情感小说> 第一百一十二章 坐而观全城

第一百一十二章 坐而观全城 -


  “跑了?”当得到乔其等人的汇报,李怀淡淡一笑,转身走上马车,“无妨,你等也不用介怀,准备一下,该往猎场。”
  他自然不会在意,听着魏梢描述,知道盯梢的人不简单,之所以会让人出面,主要还是为了发出警告,让其人投鼠忌器。
  当然,为了防止对方铤而走险,李怀还盘算着,今日找个什么机会,找个礼部负责人透露一二。
  不过,坐定之后,他又出声道:“另外,派往三叔家中的那几人,再去叮嘱一番,不能让他们掉以轻心!几位大夫也都要以礼相待,实在不行,可去宫中请太医诊治!”
  只是他这般淡然的表情,落到不远处抱着铁剑的青年眼中,却让这人不由点头。
  “虽然看着平平无奇,但只是这一份定力,就令人佩服,还有先前他安排的伏击,更仿佛早就算准了一样,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念头落下,青年深深看了李怀一眼,转身离开。
  他这边走了。
  另一边,那分散奔逃的两位黑齿族人,却是慌急无比,两腿快速交替,在屋檐、墙上急速奔跑,配合着脸上的慌乱表情,宛如两个奇行种一般,看之让人心惊。
  他们这般明目张胆的跑酷行为,自是引起了长安治安部门的重点关注,很快就有专门的捕快和巡查聚集过去,想要抓住二人。
  只不过,当下这长安城的治安情况十分堪忧,就要分派人手对皇家狩猎进行秩序维持,还要抓捕一伙流窜的盗贼,现在又多出两个破坏公共良俗的跑酷份子,一时之间人手捉襟见肘。
  “怎么什么人,都在这个时候出来闹腾?”城防巡查的副统领李辛揉着太阳穴,听着下面的汇报,顿时一阵头大,但总算知道目前最关键的是什么,“也别调派人手去抓那两个飞贼了,首要任务是确保诸为贵人的安全,以及狩猎不受影响,为此,那队流窜的贼人,才是重中之重!”
  正当他吩咐下去的时候,又有人过来禀报,说是发现了贼人踪迹,他立刻吩咐下去,调配人手,先去确认消息。
  这道命令层层传递,很快就到了吴增的手上。
  这位巡查小头目吩咐人将街道都封锁好,忽然注意到不远处有两辆华贵马车,顿时心里“咯噔”一声,注意到车边的一众护卫,便道不妙。
  他可是知道今日有什么大事的,这漫长的勋贵都要乘车外出,万一因为自己封锁街道,而不满迁怒,那上司可不会问什么是非曲直,肯定是直接革职查办!
  等他问清楚车马主人,更是骇得亡魂皆冒!
  “一个是新锐将领小国公,还有一个是当今圣上面前红人、过去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定襄侯,若是被这两个追究,革职查办都是轻的!”
  在惊慌之中,吴增顾不上其他,在众多属下同情的目光中,快步走过去,然后弯腰作揖,说明情况。
  接下来的事让他松了口气,那位定襄侯体现了出乎意料的仁慈,让他不由喜道:“多谢两位贵人体谅!”跟着便要恭送拜别。
  但没有想到,紧跟着那位定襄侯居然询问起那伙贼人了。
  只是吴增满心都是要将这两位送走,况且也不认为这位爷能有什么见解,虽说最近很多传闻说他如何如何,只是上层那些事,他自认为还是知道的,无非就是相互吹捧,花花轿子人抬人罢了。
  有着这样的心思,这描述的难免有些敷衍,不过到底不敢表现出来,所以大体上没有缺失。
  “玄庆,你对这追究贼人,还有兴趣?”赵畅也不急着赶路,反而饶有兴趣的问道。
  李怀转头道:“长安出现贼患可不常见,我估摸着,恐怕和最近京兆尹清剿京畿之地的淫祀有关,将原本潜藏各处的小股贼盗都逼出来的!”
  赵畅一愣,思索片刻,称赞道:“言之有理啊!这般分析,乃是依势而言,将这各方之事综合在一起了,人坐在马车里,但城却装在心里!不简单!”
  李怀连称谬赞,这种话,他现在听着古井无波,倒是对那有些意外的吴增道:“听你之言,城防已确定贼人便在这周围了?”
  吴增点头称是,就听李怀跟着道:“先前被贼人偷窃的富户,都在名鱼坊,距离此处不远,若是消息为真,贼人果然在此,那他们并未远离,只是用了声东击西之法,来来去去不走,必有缘故,既如此,何必舍近取远,只要确定贼人踪迹,就召集人手过来。”
  “但若还是贼人故布疑阵……”吴增忍不住说着。
  “这也好办,这伙贼人为何不愿远离?”李怀眯起眼睛,将上一回得到的情报,改头换面的说了出来,“我看,兴许还和那几个富商有关,你们只要派人过去询问缘由,然后让他们配合着作为诱饵,贼人或会上当……”
  吴增不解,只是道:“贼人跑还来不及的,还会再探?”
  “我只是猜测,或许那几个富商并不简单,”李怀暗示了一句,然后提醒道,“况且,想要郑实,并不困难,你们知道富商为哪家,只要让兵卒装扮一下,看看能否引来贼人,不就可知?另外……”
  他侃侃而谈,看似出谋划策,其实目标不在贼人,而是剑指那最先“失窃”的富商,按着魏醒说法,这家可是暗藏兵器,说不定就和永昌侯有关,就算没关系……
  “哼!就只能你诬陷我,我不会学你?”
  打定主意,先是胡乱出了一通主意,听着可行,但李怀压根不指望能行,主要还是为的让城防、巡查、捕快能接触隐藏起来的兵器、资财。
  “我这路上,该想这个说辞,不管真假,都把这件事,扣在他永昌侯的头上!”
  等一路吩咐完,辞别了吴增,李怀还在思量着,只是这思路却是被赵畅的声音给打断了——这位小国公,像是回溯前一样,又不客气的上了李怀的车。
  二人便攀谈起来,与上一回的内容大同小异。
  另一边,送走了两位勋贵之后,吴增松了一口气后,却忽然回过神来:“先前只是敷衍着回答,怎的最后反而真的请教了?”
  便摇头觉得反常,不过这心里却仿佛猫儿抓一样,骚动难耐,最后叫了几个人过来。
  “你们去问问,到底是哪家富户失窃的,等知道之后,你们扮做他家的样子……”
  这边吩咐了之后,吴增也不觉得如何,但是没想到小半个时辰过去之后,忽然传来消息,说是贼人上钩了,已经被围起来了!
  吴增顿时一阵懵逼。
  还真给抓住了?
  那位定襄侯的计策,还真有效用?难道那些传闻,都是真的?
  这边说着,早就有人将消息上报上去了。
  与此同时,街角却有一名小厮神色微变,然后转身疾走,七绕八绕之后,入了一座庭院,来到最里面的典雅屋舍,恭敬敲门。
  “进来。”
  门被推开,露出了里面正在对弈的青衣人与卫井,前者淡淡笑道:“你我端坐此处,便可知晓全城!然后从容操弄!”然后夹起一颗棋子,头也不回的问道,“城中出了何事,说吧。”